第A08版:A08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的当代价值

◇彭曼丽

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发展和深化唯物史观的过程中形成了内涵丰富的生态思想,这一思想体系包括:以人与自然辩证统一为核心的生态哲学思想;以自然影响商品价值形成为基点的生态经济思想;以资本逻辑的反生态批判为中心的生态政治思想;以自然是文明演进基础为出发点的生态社会学思想;以人类对自然的责任为基本原则的生态伦理思想。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对我国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为美丽中国建设提供哲学指导。美丽中国是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价值图景的生动展现。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建设“美丽中国”,依据马克思恩格斯所描绘的未来社会图景:“这种共产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美丽中国不仅要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还应包括社会公平、公正、和谐,在良好社会环境下,每个人都有实现自己理想的机会与平台,每个人都能实现身心健康发展。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哲学思想在人与自然关系问题上主张人化自然本体论、自然价值与人的价值相统一的价值论、唯物辩证的方法论、从自然到社会的认识论。马克思恩格斯生态哲学思想在人与自然关系问题上从本体论、价值论、方法论、认识论等方面为美丽中国建设指明了基本依靠力量、价值理念、基本方法以及实践途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始终坚持依靠人民群众,群策群力,一步一个脚印扎实推进美丽中国建设;始终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价值理念,合理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追求生态保护与社会发展双赢;始终坚持系统思维,树立生态底线思维,统筹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始终坚持从自然到社会的认识论路线,推进自然与经济社会协同发展。正是因为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提供的哲学指导,美丽中国的新画卷才得以徐徐展开。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为实现绿色发展明确生态经济学原则。绿色发展是马克思恩格斯生态经济思想的当代实践。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绿色发展,并将其作为我国“十三五”时期甚至更长远时期的发展理念。“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继续秉持绿色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绿色发展理念的核心要义在于将环境资源作为经济发展的内在要素,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马克思恩格斯生态经济思想主张把经济活动与自然、社会联系起来考察,形成了一系列与现代生态经济学高度契合的观点,这些观点在事实上树立了以下绿色发展原则:商品价格体现自然资源价值原则,循环经济原则,技术与自然、社会、人协调发展的原则,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原则,城乡融合发展原则,可持续发展原则,自然资源国有化原则,资本创新生态化原则等,而这些原则为我国实现绿色发展提供了现实指导。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始终坚持绿色发展理念,致力于生态技术创新,使生态环境资源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妥善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存在的现实矛盾。坚持绿色发展是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高质量实现“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以及永续发展的不二法门。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提供思路。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未来社会图景的当代擘画。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始终坚持党对生态文明建设的领导,坚持政府主导与依靠人民群众相统一,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立起生态文明制度的“四梁八柱”。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马克思恩格斯通过批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造成的生态破坏表明他们在生态问题上的基本政治立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生态危机的制度性根源;推翻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是解决生态危机的根本途径;共产主义社会是生态和谐的社会。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政治思想一方面加深了我们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反生态本质的认识,另一方面为我国不断探索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提供指引。当前,生态文明制度创新不断释放出生态红利,这表明以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政治思想为指导,建立和不断完善生态文明制度适合我国国情,增强了我国生态文明制度自信,为进一步提升我国生态文明国际话语权提供了有力保障。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为生态治理现代化提供宏阔视野与科学方法。我国对生态治理的探索是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的灵活运用。生态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的基本要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命题,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进一步明确通过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主张通过生态问题的社会学考察与社会问题的生态学考察,彻底实现自然与社会之间的融通,这为通过制度建设开展生态治理开创了思路,即生态治理要把生态问题与社会治理相结合,通过社会治理实现生态治理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探索生态治理新形式,加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着力推进跨区域生态协同治理,完善生态文明领域统筹协调机制,促进将生态文明制度优势转化为生态治理效能,生态治理成效显著。

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为培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提供理念引领。我国着力培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的实践是对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的传承和创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强调文化自信,明确“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是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题中应有之义”。培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是增强文化自信的重要内容。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明确了人类对自然的道德义务与道德标准,为新时代培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提供理念引领。大自然是涵养文化的生命之源,我国丰富多彩的自然生态资源是培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的沃土。一般来说,文化由物质文化、制度文化与精神文化构成,生态文化建设要在物质、制度、精神层面充分体现人与自然之间的伦理原则。培育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化就是通过生态物质文化建设,形成生态化的生活方式;通过生态制度文化建设,形成生态化的社会运行机制;通过生态精神文化建设,形成生态化的社会价值观念,三者相互支撑,形成真正具有感染力、吸引力的生态文化。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发展史研究”(17FKS0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湖南科技大学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