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A02

【】三、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在中国共产党发展史上,多年来存在一个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问题。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两个结合”,表明了一个深刻的哲理:马克思主义是实践的科学、不断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僵死的教条和万能公式;马克思主义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开辟了通向真理的道路,一言以蔽之,马克思主义是活的,而不是死的。正如毛泽东1945年4月在党的七大的口头政治报告中所指出的:“我们历史上的马克思主义有很多种,有香的马克思主义,有臭的马克思主义,有活的马克思主义,有死的马克思主义,把这些马克思主义堆在一起就多得很。我们所要的是香的马克思主义,不是臭的马克思主义;是活的马克思主义,不是死的马克思主义。”

百年来,中国共产党持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两个结合”,产生了三次伟大的飞跃。

第一次伟大飞跃,创造了中国特色革命道路。无论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农民土地革命战争,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还是以和平的方式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及由此形成的新民主主义的理论和政策,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和政策,人民军队和人民战争的理论和政策,统一战线的理论和政策,党的建设的理论和政策等等,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文献中,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史上,在人类发展史上,都没有成熟的经验和成功的范例可以遵循和借鉴。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中国特色革命道路,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伟大发现,而且是中国历史和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创举。

第二次伟大飞跃,创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一个生产力水平比较落后的东方大国,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特别是在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的包围、竞争和遏制中,独立自主地开创适合本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并无多少成功的经验,而在苏联东欧一些国家社会主义还出现了逆转。无论是通过改革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通过开放大胆吸收借鉴包括资本主义创造的人类文明成果,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发展理念、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从严治党等等,在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原有辞典中都是找不到的,在人类发展史上也是从无记载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伟大发现,而且是中国历史和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创举。

第三次伟大飞跃,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现代化是世界各国的普遍追求。迄今为止的现代化道路,普遍以西方模式为范本。而中国式现代化走出了一条与西方现代化迥异的新道路,是史无前例的。中国式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超过现有发达国家人口总和的现代化,是以人民为中心、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相互促进协调发展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深入推进,不仅将彻底改写现代化的世界版图,而且会从根本上改写现代化的理论谱系,对“西方中心主义”现代化理论、概念、范畴、模式、标准(包括指标体系等),构成颠覆式的挑战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的现代化理论并无系统的成熟的形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创造,是对唯物史观的重大发展。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开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可逆转,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人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这种新形态是经济社会发展与人本身发展有机统一的文明形态,避免了近代西方工业文明以来普遍存在的经济社会发展与人本身发展的尖锐对立和异化状态,避免了物对人的统治、文明进步以牺牲多数人的发展为代价的“文明悖论”,人的全面发展不再仅仅是一种理想,而是正在推进的实践;这种新形态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的文明形态,是对资本主义文明形态、“西方中心主义”的超越;这种新形态是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文明形态,它植根于中华5000多年文明历史,又具有新的时代内涵,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民族复兴进程中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种新形态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协调发展的文明形态,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紧张对立关系逐步被克服,呈现和谐共生、生动活泼、有机统一的气象;这种新形态是全体人民共建共治共享的文明形态,人民对美好生活包括美好物质生活、美好精神生活的向往和创造,成为文明进步的不竭动力;这种新形态是尊重各民族国家文明样式,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目标的文明形态,它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坚持合作、不搞对抗,坚持开放、不搞封闭,坚持互利共赢、不搞零和博弈,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崇尚文明互鉴,反对文明冲突。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的交互影响中、在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围堵遏制中,创造的这一文明新形态,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社会主义发展史上的伟大发现,而且是中华文明史和人类文明史上的伟大创举。

三次伟大飞跃相互衔接,每一次新的伟大飞跃都以前一次飞跃为前提和基础,而第三次伟大飞跃还在推进过程中。

列宁说:“正因为马克思主义不是死的教条,不是什么一成不变的学说,而是活的行动指南,所以它就不能不反映出社会生活条件的异常剧烈的变化”(《论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中的几个特点》)。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大变局既非一时一事之变,也非一域一国之变,而是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大变局最突出的特征是“东升西降”,其核心变量和主要推动力是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持续发展,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可逆转。深入研究大变局及其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影响,有效应对风险挑战,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现新时代的“两个结合”,继续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者的历史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马克思主义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中国也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回想中国共产党的幼年时期,党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解和认识是何等简单、肤浅,那么,今天这种理解和认识则丰富得多、深刻得多了。

马克思主义诞生后的170多年间,世界上产生过许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但像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以贯之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一以贯之地推进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并取得丰硕成果的,却是十分罕见甚至绝无仅有的。另一方面,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总有人企图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送进历史的博物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宣告了这种“历史终结论”的破产。中国共产党人以其领导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伟大创造,坚定地捍卫并极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无愧为马克思的伟大学生。

经过百年的奋斗洗礼,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早已同中国共产党的命运、中国人民的命运、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联结在一起,马克思主义已经融化为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血液并为中国人民所掌握。试问,世界上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住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武装的9500多万中国共产党人和14亿多中国人民的前进步伐呢?!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