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A04

构想智能作战体系的三体模型

◇李伟健  马晓萍

伴随着人工智能、超级算法等新兴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在军事智能领域的探索运用,现代战争正由信息化向智能化方向加速演变。战争的制胜领域已由传统的物理域向智能化的认知域过渡,智能化战争逐渐成为现代战争的“宠儿”。作战实体、意识人体、算法虚体将成为构建智能作战体系的关键支撑,分析研究三者间的作用机理和相互关系,有利于我们把握未来战场的制胜要素。

智能溯源  三体构建

根据智能化战争发展的客观规律,我们可以将智能作战体系看作一个由作战实体、意识人体和算法虚体组成的,相互交融的三体模型。

作战实体——智能作战体系的物质基础。所谓作战实体,是指自然界及人类社会创造的各种用于作战的物质实体。它是智能作战体系的必要组成部分,是独立的、具体的、物质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为人们实施作战行动所依赖的物质基础,作战实体在人类战争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目标打击需要武器装备作为载体,控制系统需要计算机硬件作为支撑,数据算法需要导体芯片作为媒介,作战指挥需要侦通设备作为辅助。无论是机械化、信息化战争,还是未来智能化战争,作战行动都不能脱离作战实体而独立实施,作战实体在战争中的作用不容忽视,具有不可或缺的基础性地位。

意识人体——智能作战体系的决定因素。三体模型中的意识人体不仅是指人的意识,也包括人体本身,是智能作战体系的基本组成要素。意识人体具备自我的智能反应和智慧的意识活动,在战争中通常起决定性作用。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全面发展,人与武器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开始从台前”走向“幕后”,作战前台呈现出无人化的发展趋势。但是无论战争的形态如何发展,人在战争中的角色如何变化,都始终改变不了人是战争设计者的本质,改变不了武器系统是实现人类作战主观目的的工具手段,改变不了人的意识贯穿于战争始终并且主导战局的发展。

算法虚体——智能作战体系的核心灵魂。要想实现作战体系的智能化,算法虚体必不可少。它是对作战行动准确而完整的数字描述,是实施作战行动的方法、进程和手段。算法虚体存在于计算机和网络设备之中,代表着用系统的方法描述和实施作战行动的策略机制。在智能化战争中,算法作为作战体系的神经网络决定了智能化运用的发展方向,它的质量和效率往往关乎作战行动的成败。基于算法这只“看不见的手”,作战体系可以自主实现态势感知、分析判断、智能决策、行动处置和学习认知等能力,驱动作战实体完成作战任务,为整个作战体系注入“技术生命力”。

智能作战  三体交融

在三体作战模型中作战实体、意识人体和算法虚体,两两交汇,相互作用,协同发展。三体交汇的中心就构成了智能作战体系。在智能作战体系中,无论是两两之间的作用与反作用,还是三体之间的闭环回路,都将促进整个作战体系的反馈演变、学习优化和创新发展。在循环往复和螺旋上升的变化规律下,作战体系将向着智能化的方向不断推进。

作战实体与意识人体交融。在三体模型中,作战实体对意识人体具有拓展作用。作战实体作为人类实施战争行为的工具手段,它延伸了意识人体的空间范围,物质化了人类意识活动,是辅助和代替人类实施作战行动、完成作战任务和达成作战目的的物质基础和行为载体。反之,意识人体对作战实体也具有能动的促进作用。自人类诞生以来,战争就伴随在人类左右。为了提升作战能力,赢得战争主动权,人类不断创新和发展科学技术,促进了作战实体的进化和演变。可以说,战争形态的发展史就是意识人体利用和开发作战实体的创造史。

意识人体与算法虚体交融。作战体系中,意识人体对算法虚体具有指导作用。算法虚体是人体意识的数字应用与知识集合,它可以将人们分析处理问题的方法和思路数字化,并通过一系列代码指令来实现人类意图。譬如,软件程序便是最常见的算法应用。未来,随着生物交叉、脑机接口等技术的发展,人类意识还将直接控制和应用算法虚体。同样,算法虚体对意识人体也具有强化作用。在智能化信息化高速发展的时代,大数据、云计算被广泛运用,作战数据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在庞大的数据面前,人的大脑已经难以应付,算法便成为最好的辅助工具。通过算法虚体将所有的作战行动和指令都转换为“0”和“1”,以二进制电算的方法来分析、判断和处理问题,这样就极大地提升了人脑运算能力,实现对大脑机体的拓展强化。

算法虚体与作战实体交融。在智能体系中,算法虚体对作战实体具有驱动作用。随着现代战争智能化程度的不断提升,人在战争中的参与度逐渐减弱。算法虚体作为控制和驱动作战实体的“智慧大脑”,将成为整个作战体系的应用核心。它的运行将会实现武器系统的智能化,帮助作战实体实现极限物理性能,全面提升作战体系整体效能。譬如,当前依托算法模型组建的无人机“蜂群”就在近几场局部战争中展现出不俗的作战能力。同样,作战实体对算法虚体也具有支撑作用。算法虚体因其非物质体的性质而不能独立存在,这就需要依托各种实体设备和物理芯片作为载体,在运行运算的过程中,也需要物质实体提供的环境条件。同时,作战实体在运行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基础数据也为算法虚体的分析计算、处理响应提供了数据基础。

赛博领航  三体释能

智能时代,战场变广,数据变大,算法变活。算法数据的传输效果将成为决定战争成败的重要环节。赛博空间作为数据信息传输的媒介,依托其强大的网络电磁环境,将是实现智能作战体系指挥协同、精准释能和学习提升的关键,是发挥三体模型作战效能的倍增器。

互联互控,体系破击。未来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作战双方将在陆、海、空、天、网等多域展开角逐。因此,构建互联、互通、互控的作战体系,实现多域联合、体系破击,是制胜未来战场的核心要素。三体作战模型以赛博空间构建的网络电磁环境为基础,将分散布置在多域空间的作战实体相互关联、有机融合。在云计算、大数据等算法虚体的支持下,通过人机交互等技术手段实现意识人体的融合,从而形成三体作战模型的体系优势。与此同时,作战实体—意识人体—算法虚体的大循环也将在赛博空间中形成闭环回路。意识人体创造算法虚体,算法虚体控制作战实体,作战实体反馈意识人体,整个体系的作战效益将在循环中得到不断加强,实现正反馈,获得正增益。

即时聚优,精准释能。在智能化战争中,战争形态千变万化,战场局势错综复杂,作战行动分秒必争,制胜时机稍纵即逝。依网联动、快速响应就成为夺取战场主动权的关键。基于赛博空间,分布在多域空间的作战实体将与意识人体、算法虚体形成高度交互和实时响应的通信环境。意识人体可以对作战体系实施全程透明、实时动态的指挥控制,从而助推作战体系的即时聚优、跨域融合。每个作战实体的战术动作也都将通过赛博空间传送至云端指控中心。云端的算法虚体将在“观察—判断—决策—行动”理论下,完成对作战实体的智能云控制,并实现对作战目标的自主打击、精准释能。

深度学习,循环上升。一个成熟的智能体系往往始于感知,善于判断,精于决策,巧于执行,胜于学习。因此,深度学习能力是展现智能作战体系生命力的重要标志。在赛博空间构建的人工神经网络和开放式学习环境中,数据信息将会实现循环往复、汇聚融合、开发激活。算法虚体构建的“云端大脑”也将在此基础上实现多层卷积、深度学习和进化演变,智能体系的认知能力和类人意识将得到深度发展。在这种环境下,作战体系的智能水平和自主能力将实现循环上升,并最终实现由基于数据判断决策的弱人工智能学习转化为基于因果逻辑判断决策的强人工智能。

(作者单位:陆军指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