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反法西斯主义的社会主义者

◇朱兵

“我是谁?我是一位社会主义者。”在《自由社会主义》一书中,作者卡洛·罗塞利(Carlo Rosselli,1899—1937)如是定义自身的思想立场。“20世纪的马志尼”“共产主义的批判性良心”最伟大的意大利社会主义者之一”“意大利共和国的先知”“意大利加缪”,这些雅称折射出罗塞利在20世纪意大利政治圈以及思想史上的不凡地位。

法西斯政权最危险的敌人

罗塞利之于意大利反法西斯主义的地位,正如克罗齐之于意大利哲学的地位。“在由反法西斯主义烈士们所构筑的万神殿里,罗塞利占据一个特别的位置。”1937年晚春,正值壮年的罗塞利与其弟弟一起,在法国被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者行刺身亡。

1899年11月,罗塞利出生于罗马一个富有而爱国的犹太人家庭,其父是一位音乐理论家,其母则是一位知名剧作家。罗塞利的父系家族和母系家族都曾积极介入19世纪的意大利民族复兴运动,属于一种温文尔雅、具有世界主义情怀并通晓数国语言的“文化贵族”之列。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促使罗塞利开始信仰一种模糊的、人道主义式的社会主义。罗塞利后来以一篇革命性工团主义的论文获得社会科学学位,并在1921年6月进行了答辩。1924年初,罗塞利成为米兰大学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在佛罗伦萨大学,罗塞利积极参与颇有精英意味的“文化圈”,深受萨尔韦米尼(Gaetano Salvemini)等人的影响。

罗塞利也深受意大利参议员、社会主义政治家马泰奥蒂的影响。1924年,马泰奥蒂被法西斯主义者绑架并杀害,此次暗杀事件对墨索里尼政权造成了最为严重的信任危机,也成为罗塞利积极参与社会主义政治与反法西斯主义的催化剂。对罗塞利而言,或是通过反抗使得法西斯政权倒台,或是法西斯政权继续存在下去并强化权力。

罗塞利选择了前一种方式。他毅然放弃了作为一名政治经济学教授的锦绣前程,于1929年在巴黎成立了“正义与自由”组织,包括博比奥在内的诸多20世纪意大利著名思想家都位列其中。罗塞利坚信,一种意大利共和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是击败法西斯主义的唯一方式。据报道,他还曾计划组织对墨索里尼进行暗杀。最终,他悲剧性地与马泰奥蒂一样死于法西斯政权的屠刀之下。  

反法西斯与意大利的民族复兴

罗塞利是19世纪意大利思想传统的传人。博比奥认为,克罗齐是他那个时代之“时代之音”,是曾经为他自身以及其他年轻的思想家展示通向反法西斯主义道路的“精神向导”。有人甚至认为,葛兰西的《狱中札记》便是与克罗齐的一场延伸性对话。

罗塞利与克罗齐的思想亲缘关系颇为复杂,既有尊重,亦有反叛。克罗齐认为,法西斯主义只是意大利历史中的一段插曲。罗塞利则赞同戈贝蒂和葛兰西的观点,那就是法西斯主义的根源能够在意大利的人文和社会制度中发现,这表明了一个没有自由基因的民族之深深恶习和潜在弱点,这是一个总是渴求无论是以教皇、君主或是领袖的形式出现的天外救星的政治上不成熟的民族。罗塞利呼吁,意大利需要进行第二次民族复兴,将意大利从法西斯主义的道德危机、人类危机和文明危机中拯救出来。

自由的社会主义

不同于意大利大多数社会主义者和反法西斯主义同仁的是,罗塞利努力尝试将自由主义原则和社会主义运动的理想综合起来。寻求一种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之综合的社会主义思想并非是完全崭新的视野,之前如英国的霍布豪斯就已努力说服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并非是对立的。对霍布豪斯而言,一个自由社会主义国家将会扩展个体自由,同时确保社会正义。

罗塞利不仅熟知从密尔、费边主义者到工党的英国政治传统,也研究了托克维尔的自由主义思想以及拉吉罗的经典著作《欧洲自由主义史》。在担任经济学教授卡比亚蒂的助手期间,罗塞利向古典经济自由主义思想发起了挑战。他坚持认为,与普遍的设想相反,自由贸易的经济政策与政治自由主义所捍卫的自由之间没有严格的联系。

罗塞利认为,Liberalismo和Liberismo之间存在着差别,并在1923年发明了“Liberalismo socialista”(Socialist Liberalism)一词。他指出,自由主义复兴的唯一可能性,便是将自由主义的精神传递到与普罗大众有最多接触的团体和党派之中,那么首先就是社会主义者。这在左派知识分子中激发了强烈的兴趣,与戈贝蒂等思想家产生了强烈共鸣。在罗塞利看来,“自由社会主义”是一种组织社会的方式,其中作为共同体的一种表现形式的国家试图有力地捍卫和扩展社会权利,正如其捍卫自由权利一样,力图构建一个既关注社会正义和平等,也坚持个人自由的社会。

罗塞利经常强调,自由主义不是一种静态的诸多原则的综合体,相反它必须被视为一种持续的生成,一种对旧有立场的持续扬弃,处于永恒的更新中。在他看来,社会主义则是人们在历史中肯定自身的渴望并作为积极的主角参与历史进程,是一种持续的生成。社会主义是一种生命和行动的理念,推动社会去超越其自身的积极成果。简而言之,社会主义是一种无限进步的理念,或者更准确地说,无限前进(Progression)的理念。可以说,正是一种“不完整”和不断奋进的精神将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联结起来。在他看来,意大利社会主义最为关键性的错误之一是:未能将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融入意大利特定的历史、社会、文化和经济条件之中。

“罗塞利对法西斯主义、社会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分析一直是二战后意大利的叙事中的一个潜在线索。”罗塞利之后,卡洛杰罗和卡皮蒂尼两位哲学家提出了liberalsocialismo一词,试图以此超越罗塞利对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机械合并,真正将社会正义和自由有机地融合起来,将个人自由社会化。

罗塞利短暂的个体生命见证了20世纪上半叶的风云变幻。通过罗塞利这块棱镜,我们可以看到20世纪知识分子矛盾、冲突、诡论以及讽刺性的立场,看到一位变动社会中的知识分子的多重人生,看到一位非同寻常的社会主义战士和反法西斯主义斗士,看到一种伟大的思想与人格。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意大利古典精英主义民主观研究”(16BZZ00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贵州大学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