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1版:A11

长三角公共服务一体化的实践探索

◇王振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在交通互联、产业共融、生态共治、民生共享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探索。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引擎之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对于打造发展强劲活跃增长极,建设高质量发展样板区,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引领区、区域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和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在激烈的区域竞争中,公共服务是软实力的重要象征。如何让经济发展与美好生活交相辉映,是区域一体化进程中的重要议题。

从区域发展来看,长三角以占全国1/26的国土面积创造了约1/4的经济总量,完善的制造业体系和产业集群奠定了其在经济领域的突出成就。经济是衡量地区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优质的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同样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标准。因此,推进长三角公共服务一体化、提供优质的宜居宜业环境,不仅是落实以人为本发展理念的必然要求,也是提高居民获得感和幸福感,打造社会主义示范区的重要路径。

从人口结构来看,七普数据表明长三角人口呈现进一步集聚态势,占到了全国总人口近40%,但是也出现了户籍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问题。长三角民政论坛”公布的数据显示,长三角三省一市60岁及以上常住人口在2020年达到4600万人,占总常住人口的21%。国际上把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过14%定义为“深度老龄化社会”,而上海、江苏已经达到了这一标准,且老龄化程度居于全国前列。长三角地区间往来密切,区域文化相近,工作地与生活地分离、子代家庭与父代家庭异地而居是常态,面对共同的老龄化压力,加强区域合作,探索跨省市异地养老、随迁老人社会保障等相关公共服务同样至关重要。

在推进公共服务一体化方面,长三角区域已经做出了非常多有价值的探索,主要路径有两个。

一是数字赋能,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让更多公共服务实现跨省通办。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不仅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交往模式,而且也改变了政府的行政方式,尤其是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极大地拓宽了政府服务的空间和广度。在公共服务方面,“互联网+政府服务”是当前政府改革的重点,如何让群众少跑路、让数据多跑路,各个地方都在积极探索,上海市推出“一网通办”,江苏省探索“不见面审批”,浙江省推出“最多跑一次”改革,安徽省推行“皖事通办”等。这些依托于数字技术的改革使得政府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以往的线下定点办理转化为线上线下同时受理。线上办理还打破了特定的时空限制,不仅极大地优化了营商环境,而且也创造了更加便利的公共服务空间。

长三角三省一市交往密切,无论是产业协同还是居民生活,高速运转的经济引擎和社会体系所产生的大量事务都需要政府密切关注、支持和配合,对政府的治理能力也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新时期借助数字技术的加持,政府拥有了更为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从而能够有效应对海量的社会事务。对于长三角区域而言,一家独强不是强,任何一个版块都需要建立起高效的公共服务体系,否则就容易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困境。同样,在高密度的互联互通中,政务服务也亟须打破行政边界,让更多与居民紧密相关的事务能够跨省通办才是一体化建设的题中之义。

在“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方面,为了解决政府服务跨省办理问题,长三角地区专门推出了线上政务服务地图项目,针对与居民紧密相关的政务服务事项,可以在线上实现快捷查询、线上导办、线下导航、预约先办等。目前,经过多方协调和沟通,已经涵盖了116项跨省通办事项,全程网办案件超过了460万件;设立了567个通办窗口,实现了41个地级市全覆盖;实现身份证、机动车驾驶证等30类高频电子证照的共享应用。

以户籍管理为例,当前人口的大流动与过去的户籍管理制度存在着一定张力,即便是往来密切的长三角区域,过去居民办理户口迁移至少要在迁出地和迁入地公安机关往返跑两次。为了破解这一难题,长三角区域进行了较为有效的探索,依托公安部人口信息系统,通过整合三省一市公安机关人口信息,推出了跨省户口网上迁移服务。改革后,居民仅需在迁入地派出所申请跨省户口迁移线上服务即可,后续流程由迁入地和迁出地公安机关通过网上信息流转完成,实现了“一地办理、网上迁移”。

二是区域协同,打破行政壁垒,为一体化公共服务保驾护航。长三角一体化的关键在于区域合作,区域合作的关键在于超越行政壁垒。对于交往密切、高度流动的区域来讲,如不及时调整,行政边界将会束缚一体化绩效,尤其是在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的过程中,区域内部既要统筹协调,还要错位竞争,在产业上优化资源配置,实现城市之间的优势互补。因此,长三角公共服务一体化不仅要解决好条块关系,还要解决好区域之间的关系,通过高位推动,实现居民在交通、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领域的“同城待遇”。

实现区域协同首先要打破区域内部的部门壁垒。由于部门之间缺乏有效的信息互动机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信息孤岛困境,这些反过来又制约着公共服务的有效供给。伴随着城市化的快速进展,越来越多的治理事务和公共服务呈现出综合性、系统性特征,即依靠单一部门力量,则容易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困境,不仅难以有效实现治理目标,而且也造成了行政资源的浪费。因此,建立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与合作机制至关重要。作为公共服务的主要供给者,政府掌握的信息越完善,越有利于提供精准的公共服务,解决部门壁垒和信息孤岛困境刻不容缓。

从区域视角来看,尽管长三角总体发展较为亮眼,但是内部也存在着较大程度的不平衡问题。由于地方财政的差异,客观上也造成了公共服务供给的差异。在人口流动过程中,依靠密集的经济机会和发达的公共服务,一些区域展现出了人才竞争优势。如何解决人才的子女在上学、就医等过程中的服务壁垒问题非常重要。例如,医保的异地结算在很多地方都是居民关心的热点问题。在医保同城化建设方面,长三角已经在41个城市和8100余家医疗机构进行了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试点,居民在门诊和住院方面可以持卡就医、实时结算。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还率先实现了“医保电子凭证一码通”,即居民不带社保卡,在手机上激活医保电子凭证即可实现就医,医保公共服务更加便捷。

一体化的公共服务也有利于居民更加从容地安排工作和生活。由于区域内部发展不均衡,尽管长三角路网密集、交通便利,一些先发地区的高房价对于后来者而言确实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做出平衡是一道难题。为此,长三角地区统一了公积金购房提取业务标准,上海、南京、合肥、苏州等8个试点城市居民可以在长三角“一网通办”平台选择异地购房提取公积金服务。在这8个试点城市购房且符合相关条件的,公积金缴存地和购房地即使不一致,也可以在平台上实现零材料、零等候申请购房提取公积金业务。这些为长三角居民更加灵活地安排工作和生活提供了便捷的空间。除此之外,例如“扫码乘车、一码通行”等越来越多的公共服务正在实现“同城化”待遇。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中国特色城镇化研究中心、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