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1周宪


“信息富裕导致了注意力贫困”,是对当前注意力的文化危机的精准概括,它呈现的样貌一方面是海量信息的过剩生产,另一方面则是人们注意力的日渐贫乏耗尽。注意力的文化危机表现出种种“信息过载综合征”:信息数量越多越好,接收速度越快越好,信息刺激性越奇越好。从注意力的文化危机种种症候,我们可清晰地辨识出一个重要的文化转型:从印刷文明建构的深度注意力模式,日益转向数字化信息社会特有的超级注意力模式。技术的文化化和情感化彻底颠覆了冷冰冰的技术法则,诉诸文化和情感成为注意力控制的有效手段。技术的文化化和情感化的主要手段是审美泛化。在艺术或设计中被广泛采用的种种表现手法越来越多地被技术模仿、融合与创新,日常生活审美化在相当程度上演变为技术通过文化与情感来强力赋能。当算法把文化和情感维度纳入其中时,冷冰冰的刻板技术逻辑便转化为煽情的感性逻辑。只消对社交媒体上最吸引眼球的信息资源稍加检索,便会发现情感逻辑与技术逻辑的巧妙融合。无比聪明的算法插上文化化和情感化的双翼,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注意力的技术在不断迭代中已内化地侵入了我们的感官、心智和精神。相较于20年前,我们的心理结构和社会结构均被注意力经济和文化彻底重构,我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都受到注意力文化危机的深刻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