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建构儒学的四分法国际传播维度

◇张璠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着力提高国际传播影响力、中华文化感召力、中国形象亲和力、中国话语说服力、国际舆论引导力,要更好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由是,作为中华传统文化核心内涵的儒学的国际传播重要性则愈加凸显。当下,国际社会对于孔子及其所代表的儒学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但随着新媒体的不断发展,人们的内容接收形式也越来越碎片化和多元化,儒学的国际传播也由此遭遇瓶颈。作为被广泛运用于现代政治、军事、风险管理等诸多领域的结构化思维模式,麦肯锡咨询公司基于MECE原则创新的四分法(即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未知的已知、未知的未知),将人类认识世界的二分法(即已知和未知)进行了创造性拓展,有助于建构适应新媒体环境的儒学国际传播的新维度。

重构“已知的已知”,提升儒学国际传播的创造力和活跃度。“已知的已知”,即人们知道自己已知晓的东西。关世杰在《美籍华人心中的中华文化内核》调查中显示,97.3%的华人知道儒家思想是中华文化的符号。大众对于儒学的认知,可以说跨越年龄、地域和阶层,总能找到“已知的已知”内容,如孔孟等圣贤人物及其名言警句、孔庙等祭祀场所、孔子学院等文化机构等。这部分内容为国内外大众所熟知,能够拉近儒学和大众之间的距离。然而在新媒体语境下,“已知的已知”内容也易于让大众对儒学打上“传统、守旧、过时”等“刻板印象”的标签,亟须对此部分内容进行重构。青少年是新媒体平台的主力军,是受多种文化影响最为显著、最具可塑性的群体,儒学的国际传播应使青少年特别是华裔青少年成为“已知的已知”内容重构的主体,提升儒学国际传播的创造力和活跃度。

厘清“已知的未知”,增强儒学国际传播的权威性和可信度。“已知的未知”,即人们知道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儒学作为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博大精深的文明成果,国内外大众对其有着太多“已知的未知”。如很多人都知道孔子“因材施教”的思想,但对于“因材施教”背后的关联语境却欠缺深入了解。哪怕是专业学者,由于知识的“海岛效应”(即已知越多,所接触的未知就更多),也有很多未知的领域需要去探索。近年来,多项调查都表现出华侨华人有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及深入了解的需求,因此,厘清“已知的未知”已成为儒学国际传播最根本的诉求。新媒体环境在丰富了儒学传播渠道的同时,也降低了传播者的准入门槛,弱化了“把关人”的作用,导致真假不一、形态各异的所谓“儒学”内容泛滥,使得大众对“已知的未知”信息产生质疑。因此,需要既具有儒学知识背景又懂新媒体的专业传播者溯本清源、去芜存菁,增强儒学国际传播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诠释“未知的已知”,激发儒学国际传播的亲和力和贴近性。“未知的已知”,即人们不知道自己已知晓的东西。换言之,大众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无意识地应用儒学的朴素原理,甚至将其视为生活常识,却不知道这些来自儒家学说。这在儒学国际传播的过程中表现尤为明显。早期的华工群体,虽文化基础薄弱但在行为层面上却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成为其最广泛的传播者和实践者。然而,此种实践传播难以上升到思想层面。这使得海外华侨华人虽知“以民为本”,很多却不知其是儒家“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德治思想的基础;海外华侨华人生活中对于家、孝、教育等方面的很多实践行为,往往受到儒学的影响却不自知。因此,新媒体平台上的儒学国际传播,建议以生活儒学为接触点和突破口,增加“未知的已知”内容,运用熟悉而又生动的故事叙事,激发儒学在国际传播中的亲和力和贴近性。

深化“未知的未知”,塑造儒学国际传播的吸引力和持续性。“未知的未知”,即人们不知道的自己一无所知的东西。对于儒学的未知,不仅体现在“已知的未知”,更多存在于“未知的未知”。相对于“已知的未知”,“未知的未知”涉及的领域更为广泛,不仅存在于对已有儒学内容的认知,也存在于对未来儒学内容的认知。已有儒学内容已浩如烟海,在未来新的历史时期,依然会结合新的时代特色不断创新和丰富。未知的领域越大,就越能够让儒学不断贴近新时代,让大众对儒学充满兴趣和探寻的动力。特别是儒学在国际传播的过程中,与世界各国文明不断碰撞和交流,一定会衍生出更加值得期待的未知。新媒体语境下,大众接触信息更为方便,而筛选信息却越来越难,“内容为王”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深化“未知的未知”领域,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儒学内容,扩大可供筛选的信息范畴,保证“内容为王”战略的顺利实施,塑造儒学国际传播的吸引力和持续性。

综上,建构新媒体时代儒学国际传播的四分法传播维度,可以精确定位不同国家、地区、不同社会文化群体对兼容并蓄、蔚为大观的儒学思想体系的认知和情感需求,探索儒学的优秀文化基因跨越国度、跨越时空与当代新媒体文化相适应的路径,从而响应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采用贴近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群体受众的精准传播方式,推进中国故事和中国声音的全球化表达、区域化表达、分众化表达,增强国际传播的亲和力和实效性”的号召。需要注意的是,四分法基于结构化而非解构的思维模式,不同领域之间并非完全切断的,随着儒学国际传播程度的推进,不同领域之间的内容可以互相转化,与之对应的传播策略也需要不断调整。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