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A07

加快推动网络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叶凌寒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教育文化卫生体育领域专家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顺应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趋势,加快发展新型文化业态,改造提升传统文化业态,提高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实施文化产业数字化战略,加快发展新型文化企业、文化业态、文化消费模式。当前,文化产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方兴未艾,基于互联网的网络文化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应运而生,以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视频、网络直播等为代表的网络文化产品大量涌现。

总体态势

网络文化产业是通过信息技术、数字技术与文化创意高度融合,为人们提供网络化、数字化精神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产业形态,涵盖了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网络视频、网络直播、数字学习、数字出版、数字典藏、数字艺术等新业态新模式。2017年4月,文化部出台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要“丰富网络文化产业内容和形式。实施网络内容建设工程,大力发展网络文艺,丰富网络文化内涵,推动优秀文化产品网络传播”,首次从国家政策层面为网络文化产业发展指明方向。2020年11月,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再次指出要“充分运用动漫游戏、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表演、网络视频、数字艺术、创意设计等产业形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网络文化产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上经济、宅经济”呈爆发式增长,网络文化产业也逆势上扬。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20年我国网络文化产业实现较快增长。截至2020年底,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5.18亿人,占网民整体的52.4%,2020年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786.87亿元,其中移动游戏市场份额占比高达75.24%,收入同比增长32.61%;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58亿人,占网民整体的66.6%,网络音乐付费用户规模持续增长;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60亿人,占网民整体的46.5%,用户付费意愿显著提升,作者创作环境持续改善;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人,占网民整体的93.7%,网络视频节目内容品质进一步提升;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6.17亿人,占网民整体的62.4%,特别是以电商直播为代表的网络直播行业实现蓬勃发展。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数字出版、动漫、游戏数字内容服务、互联网文化娱乐平台等文化新业态特征较为明显的16个行业小类实现营业收入31425亿元,比上年增长22.1%。随着大数据、云计算、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文化产业领域的深度应用,网络文化产业发展的平台和环境将进一步优化。

主要问题

网络文化产业作为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的新业态,在推动传统文化产业网络化、数字化转型升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但也应该看到,当前我国网络文化产业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一系列问题,制约了其高质量发展。

一是网络文化精品供给不足。当前,我国网络文化产品规模庞大,种类繁多,且增长速度快,因此网络文化产品面临的主要是“好不好”“优不优”的问题。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要以时代精神激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但目前,我国的网络文化产品中真正体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反映新时代人民精神文化需求的精品力作还不多,一些产品存在简单模仿、同质化、低俗化问题,低质量的网络文化供给过剩与高质量的网络文化供给不足问题亟待解决。

二是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骨干企业。我国的网络文化企业大多为中小企业,只有少数几家网络文化企业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不同于其他行业,网络文化产业的发展需要互联网思维,更要有文化思维,要有文化价值引领,而凸显文化价值、形成文化特色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但目前很多网络文化企业为了一时利益过度追求“抢眼球”和制造“噱头”,带来的只是技术的狂欢和资本的狂舞,不利于企业品牌的打造和创新能力的提升,也不利于企业做大做强。

三是网络文化产业发展所需的跨界复合型人才缺口较大。网络文化产业的高质量发展需要一批“有文化、懂科技、会创作、善管理”的跨界复合型高层次人才,具备宽广的国际视野及前瞻性思维能力,能为企业创造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文化产品。但是目前我国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外,大部分地区的网络文化企业还欠缺这方面的高层次人才,难以为网络文化产品的创新和内容的创作提供足够的智力支撑,从而导致网络文化产业的创新创意能力不强。

四是网络文化产业秩序失范问题还比较突出。有学者研究指出,我国网络文化产业存在行业数据造假、侵犯知识产权、私服外挂侵权、敲诈勒索犯罪、不正当交易、不正当竞争、盗窃、违反文化伦理等行业乱象与秩序失范问题,严重威胁了网络文化产业生态构建与可持续发展。特别是网络直播、网络视频等良莠不齐,有些内容存在伦理失范、触犯法律等问题,甚至充斥着不少外来的颓废文化、没落文化。

发展策略

进入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文化是重要因素。网络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与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息息相关,必须顺应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趋势,不断提高文化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同时,要融入文化价值,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首先,要着力提升网络文化产品的供给质量。网络文化产业是我国互联网消费的重要内容,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领域。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运用互联网思维和现代化科技手段,将中华传统文化因素融入相关产品和服务,培育和塑造一批具有鲜明中国文化特色的网络原创IP。要顺应居民消费升级趋势,丰富网络音乐、网络游戏、网络文学、网络直播等数字消费,创新文化消费场景,创造更多既能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又能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网络文化产品。

其次,要加快培育网络文化骨干企业。重视龙头骨干企业的引领示范作用,积极推动网络文化企业兼并重组,加快培育更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不断壮大网络文化产业规模,打造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网络文化品牌。以龙头骨干企业带动中小网络文化企业发展,实现重点企业、上下游相关配套企业的协同发展,构建可持续发展的网络文化产业生态链和价值链,推动网络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再次,要大力培养和引进网络文化产业高层次人才。立足网络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对复合型高层次人才提出的新要求,研究制定符合网络文化产业人才发展需求的中长期规划,加大人才培养和引进力度。加快构建政府、企业、高校“三位一体”的网络文化产业人才培养体系,政府要加强对高层次人才培养和引进的政策引导与支持,企业要积极推动并完善网络文化产业人才的培训开发工作,高校要发挥在网络文化产业人才培养中的主渠道作用,不断完善人才培养模式。同时,要密切关注国外对网络文化产业人才的吸引政策,改善我国网络文化产业人才政策环境,从全球范围内引进优秀人才,为网络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最后,要进一步加强对网络文化产业的秩序治理。落实互联网平台的主体责任,加强执法部门、社会组织、行业协会等主体的协同治理,提高对网络文化产业秩序治理的效率。在严格执行国家已有相关法规和行业管理政策的基础上,不断完善互联网立法和行业管理政策。比如网络直播行业、网络游戏行业、网络出版行业的治理。应在执行中不断调整完善相关制度和管理办法,为治理网络文化产业的行业乱象与秩序失范问题提供制度保障。建立健全有效的网络文化产业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推动互联网文化产业可持续创新发展。

(本文系全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福建师范大学)项目“‘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文化贸易结构优化研究”(Q20180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