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确立融合发展理念
开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新路径

◇申红心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融合发展就是打破以往“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线性发展固有思维,破除补缺课观念,推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一体设计、融合发展,开辟新时代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新路径。全军应牢固确立融合发展理念,自觉将融合发展理念融入军队建设各领域、各环节,着力提升国防和军队建设效益,确保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

应对内外部挑战之必然举措

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是我们党纵观全球政治经济发展大势、立足世界军事发展趋势、总结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经验教训作出的科学判断,是应对内外部挑战的必然举措,也是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内生要求。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体现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未来趋势。

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的必然要求。当前,新军事革命方兴未艾,技术创新加速向战争领域渗透,各种新武器新装备不断出现,新战法新思想层出不穷,极大地改变了战争面貌,颠覆传统作战样式和军队组织形态,技术在战争战略中的优势地位也随之确立。可以预见,在信息化活力尚未完全释放、智能化发展刚刚起步情况下,新前沿科技的巨大进步,必将为军事革命提供更强大的动力。现代军事技术发展趋势表明,进入智能化战争时代,先进国家与落后国家间的技术鸿沟将难以弥合,后发优势被技术差距所消解,“强者愈强,弱者恒弱”成为新常态。因循“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线性发展路径不仅难以弥补我军发展短板,反而成为智能化发展的阻碍。因此,打破原有各自为战的发展模式,一体设计,融合发展,缩短相互间的互动链条,才能有效应对新军事革命带来的挑战。

国家发展的现实需要。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新兴国家和传统强国矛盾凸显,逆全球化思潮和民粹主义泛滥,国际环境日趋复杂,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美国等西方国家将我国定位为主要战略对手,不断在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对我施压。随着国家实力增强和国际地位提升,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成为维护世界和平、推进全球治理的积极力量。中国越是发展,西方敌对势力对我遏制和攻击就越是猛烈。要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实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确立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就需要加快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安全保障。只有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大力提高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质量效益,才能有效满足国家发展带来的安全新需求。

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内在要求。党的十九大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作出了战略安排,强调要确保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当前,第一阶段目标已经实现,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正向着第二阶段目标前进。现阶段,我军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建设并存,由于所依托的经济基础、技术基础和军队组织等诸多不同,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在发展理念、路径、规律上存在极大差异,相互间难免会产生矛盾冲突,衍生出阻碍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深层次新问题。尤其是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向纵深推进,军队体系化程度大大加强,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各自发展、分头并进的格局与新的军事体系产生冲突,矛盾问题日渐显现。因此,我们应突破以往现代化建设中的路径依赖,将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整体考虑、一体谋划,着力消除内在冲突和矛盾,开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新路径。

理解把握融合发展核心要旨

要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首要就是全面理解把握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内涵要义。融合指的是不同事物的合而为一。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就是全面统筹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推动三方面建设瞄准同一目标、融入同一进程、统一衡量标准、一体考核设计,消除不同任务特征带来的体系内耗和资源浪费,结成牢不可破的统一整体,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速度。在融合发展视角下,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不再是相继而起的国防和军队建设三个阶段,而是国防和军队建设中并存的三个方面,三者共同存在、相互促进,推动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更好更快发展。

融合共生是重要基础。在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中,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既相互区别又紧密联系,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后者是对前者的颠覆和跃升。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并未割裂三者间原有的内在联系,而是重塑了新条件下三者的关联状态。融合发展中,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间的相互依赖、相互约束程度必然会进一步提升,从根本上改变三者“逐次递进、有序依存”的关系现状,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分彼此”的新型关联状态,三者融合共生、高度依存。只有实现融合共生,才能有效化解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间存在的矛盾冲突,促进三者良性互动,形成相互支持、相互促进、共同进步的良好局面。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共生,意味着要重视和承认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发展规律中的个性和共性,遵循各自独特发展规律,并将其作为国防和军队发展局部约束条件,同时不能违反其他领域发展规律的基本原则。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共生还意味着要辩证看待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相互地位及变化,重视机械化的基础性地位、信息化的主导作用和智能化的未来趋势,并随着外部条件变化适时调整建设重点和优先建设内容。

全维融合是核心要义。要实现三者融合发展,就要打破固有模式和路径依赖,在器物、制度和思想层面全维融合。全维融合有三层含义,一是全要素融合。在未来国防和军队建设中,不存在独立的机械化、信息化或智能化发展内容,各个建设领域的不同要素都融为一体,从发展理念、实施方案到具体操作,从武器装备、制度机制到人员素质,都由三者并行合而为一,相互渗透融合。二是全过程融合。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贯穿于国防和军队建设全过程,从统筹设计、监督执行到考核反馈,各环节都注重贯彻融合发展理念;同时,突出发展的动态特征,不断吸收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创新发展成果,融入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进程,调整完善融合发展状态。三是扬弃的融合。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不是简单地“做加法”,而是“炼铁为钢”的淬炼过程,对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中不适应融合发展要求的部分予以摒弃,保留和加强有利于融合发展的内容,不断加强技术、制度、文化创新,实现又好又快的融合发展。全维融合是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核心要义,只有实现全要素、全过程的全面彻底融合,才能打破旧模式、旧路径的桎梏,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模式和效益质的提升。

打赢战争是最终目的。打赢战争是衡量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终极标准。推动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最直接最深厚的动力也在于打赢。融合发展是手段,打赢战争是目的,各领域创新发展都应以是否有利于打赢战争为标准。首先,聚焦应对现实战争威胁。当前,我国面临复杂多变的安全和发展环境,周边安全形势动荡,西方敌对势力强化对我进行围堵遏制,各种挑战和威胁联动,矛盾和风险交织,国家安全面临重大挑战。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要瞄准主要潜在对手,聚焦主要战场和主要方向,扬长补短,加快完善作战体系,大力提升现代战争能力,确保打赢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战争。其次,着眼打赢未来战争。“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未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越是接近复兴目标,外部压力和风险挑战就可能越大。在推进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过程中,要注重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顺应智能化战争发展趋势,围绕加快建设智能化作战体系、实现智能化作战能力推进各领域建设,抢占智能化战争制高点,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弯道超车。再者,注重继承和发扬我军优良传统和独特优势。在革命斗争和现代化建设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独特优势是我军建设发展的宝贵财富。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也要注重继承和发扬这一特有财富,将其融入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新征程,实现血脉赓续和基因传承,激发出传统血脉的新时代伟力,为融合发展提供精神动力和保障。

确保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是我们党擘画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战略新路径。新路径孕育着新前景,蕴含了新要求。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给国防和军队建设提出了更高的体系化、创新性和跨越性要求。各级组织和官兵个体既是融合发展的参与者,也是融合发展的构成要素,更应自觉确立融合发展理念,深刻理解融合发展要求,提升融合发展能力,推动融合发展在各领域各环节及执行末段实现,助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换道超车,确保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

一是加强统筹设计。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是一项涉及多领域的系统工程,要求国防和军队建设各层级各方面都深度参与,形成合力。在全军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顶层设计下,各级应科学认识自身的任务、地位和作用,将融合发展理念融入工作统筹设计,科学筹划自身建设,同步推进本单位、本领域融合发展,积极推动融入国防和军队融合发展整体,以局部融合助推整体进步。

二是探索融合路径。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是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面临的崭新课题,没有外部经验可供借鉴,需要我们探索前行。在融合发展的总体要求下,各级应充分发挥自身积极性主动性,全面激活广大官兵的创造活力,根据任务性质和工作内容探索不同领域、不同部队融合发展的具体路径,营造“万众创新”的融合发展局面。以各层级、各领域路径创新和探索为基础,集聚众智,百川并流,不断丰富和发展国防和军队融合发展新路径。

三是打造融合力量。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重点在人,关键也在人。各级应认真筹划融合发展人才队伍建设,依托“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聚焦推动融合发展,大力培养和使用具备融合发展理念和符合融合发展要求的新型军队建设人才,使之成为辐射融合发展理念、贯彻融合发展举措的有力支点,为国防和军队建设融合发展提供必要的人才支撑。

四是注重实践检验。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具有鲜明的实践指向。因此,推动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既要注重融合发展的内容、手段和过程,更应注重融合发展实效。各级应树立正确的融合发展观,摒弃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的政绩观,注重在实际工作中推进融合发展、检验融合发展,用实绩说话、用数字说话,在比武、演训、执行任务中检验融合发展举措的实际效果,强化建用一致,为国防和军队建设融合发展提供持久深厚动力。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