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A02

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

◇本报记者  王广禄

  通讯员  朱慧劼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多,老龄化速度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重。为更好研究与推进解决这一问题,11月7—8日,人口老龄化与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高端论坛在南京举行。与会百余位专家学者共探应对人口老龄化新路径,共商农村养老服务新对策。

老龄工作事关全局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2.64亿人,占总人口的18.70%,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1.91亿人,占13.50%;其中,乡村60岁、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分别为23.81%、17.72%。此数据表明,我国人口老龄化进一步加深,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高于城市,老龄工作任务重大。

做好老龄工作事关社会稳定和民生福祉。南京农业大学党委书记陈利根提出,党和国家历来十分重视老龄工作,目的是让老年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安享幸福晚年。因此,要凝聚社会各界力量,探索应对老龄化之路,推动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发挥学科专业优势,抓住乡村振兴发展机遇,助力国家推进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发挥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智慧,推动构建养老服务发展“四梁八柱”,建立城乡融合发展的基本养老服务制度。

我国农村地区已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并将快速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谈到,分析研究农村人口老龄化现状和趋势,推动构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在应对措施上,要强化农村养老服务顶层设计,明确农村养老服务职责,加强农村养老服务管理,规范农村养老服务行为。完善农村养老服务,做好养老设施建设。以人才队伍建设为核心,加强农村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建设。

建设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

农村养老是全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养老服务的重点和短板所在。党和国家把农村养老服务的改革与发展放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之中予以统筹推进。与会学者普遍认为,应对农村人口老龄化,要密切结合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与实施,建设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

当前,我国养老服务发展的主要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这种不平衡不仅表现在城乡之间,也表现在不同地区的农村之间,比如,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农村与中西部农村之间,百强县农村与相对贫困地区农村之间。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杜鹏认为,农村内部发展的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复杂性和难度。因此,对于农村养老服务问题的研究,需要根据不同地区农村当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分别讨论,以精准把握当前农村养老服务发展形势,为进一步推进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提供思路。

从乡村振兴与农村养老服务的关系看,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实施无疑能够为农村养老服务的发展奠定基础。杜鹏表示,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按照这些要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能够为农村养老提供经济基础,改善村居环境、进行适老化建设,营造良好的孝老、敬老氛围,为农村养老服务持续发展提供保障,提升农民购买力、激发养老潜在需求。新阶段农村养老服务发展要顺应阶段性发展特征,梯次推进农村养老服务建设;养老服务发展融入乡村振兴战略,奠定农村经济基础;以城乡统筹为目标,重视农村养老制度建设;完善家庭支持政策,精准提供服务;以需求为导向,形成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

农村养老服务具有福利属性,这一属性决定了政府在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中应发挥主导作用。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姚兆余认为,结合农村实际情况,应建立以政府为主导、家庭为支撑、村庄为依托、互助为手段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要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制定相关政策和措施,加大公共财政的支持力度,建立农村互助养老服务体系。发挥家庭的支撑作用,强化家庭成员经济支持的责任,挖掘农村传统的养老文化资源,形成爱老、养老和敬老的家庭氛围,实行依法养老,将养老从家庭伦理提升为法律制度。发挥社区(村庄)的依托作用,利用社区的经济支持功能,解决农村老年人的经济供养问题。利用农村社区闲置或废弃场所,建设养老服务设施和活动空间。挖掘农村文化资源,通过开展文化活动和娱乐项目,丰富农村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推动农村社会治理与社会组织培育,发挥社会组织的辅助作用。

论坛由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农村养老分会、南京农业大学金善宝农业现代化发展研究院、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联合举办,南京农业大学农村老年保障研究中心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