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5版:A05

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的世界意义

◇广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杨柳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了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对人类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具有世界意义。

形成了人类社会现代化定义的新注解。传统社会的“现代转型”使得社会、文化制度和个体的形态和质态都发生了广泛而深远、持续而不稳定的转变,呈现为现代现象。从现代现象的形态结构来说,现代化一般指政治—经济制度的转型。回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何谓现代化是由西方国家来定义的。即使西方社会内部已经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危机——资本当道、低效民主、否决政治、多元文化冲突、种族矛盾、贫富悬殊等问题日渐凸显,也依然不改其对现代价值体系的信仰。中国作为现代化的后发国家,经历了早期的曲折探索,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走出了一条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它摆脱了西方式现代化的窠臼,以社会主义”为底色、以“中国特色”为标志。经济上,中国在从农耕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的过程中,逐步确立起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既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适应现代社会化大生产的要求,又保证了经济发展的公平性和成果分配的普惠性。政治上,中国在从传统君主集权的王朝国家向现代民族国家转型的过程中,渐次形成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既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制度优势,又开放政治渠道,充分肯定和尊重人民群众参政议政的民主权利,以体现社会公平和良好治理的代表制民主、实质性民主、全过程人民民主,超迈于西方式现代化所标榜的多党竞争、票决与制衡的代议制“民主”、形式化“民主”、自由“民主”。正如俄罗斯国际问题专家亚历山大·萨利茨基所说,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因为中国,“现代化”的概念才在全世界普及开来。

树立了超大型国家探索现代化的新样板。与已经现代化的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口规模、国土面积、社会复杂程度、历史文化传统影响等方面要大得多,把这样一个超大型国家带入现代化,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传统中国被动卷入了现代化的历史进程,曾走过一条寻求“器物—制度—文化”变革从而对西方式现代化亦步亦趋的道路。实践证明,此路不通。彼时的中国在列国竞争中处于弱势,直面生死存亡的困境,现代主权—民族国家的建构成为第一要务。在民族危亡之际,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中,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担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在1949年3月于西柏坡召开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就提出了“现代化”这一概念。他说,我们已经或者即将区别于古代,取得了或者即将取得使我们的农业和手工业逐步地向着现代化发展的可能性。是年10月,中国共产党团结领导各革命阶级通过革命的政治行动达成主权—民族国家的建构,由此走上了一条“政党造国家,国家造社会”的现代化道路,而不是西方式“社会造国家,国家造政党”的现代化道路。这也意味着,在无经验可循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和现代化道路的探索,最终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这一过程中产生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中国经验、中国智慧,如坚持一个强大政党的领导,依据国情走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把改革开放作为推进发展的根本动力,制定中长期规划指导现代化建设等。

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走向现代化的新选择。无论是较早赢得独立,还是二战期间或战后通过解殖运动获得解放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在一个“中心—边缘”的世界体系中开启现代化的进程。这一非均衡结构本身是扩张性的新旧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结果,也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寻求现代化摆脱不了的现实背景。工业化是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一个资本增密排斥劳动的过程,而任何工业化又都绕不开资本的原始积累。早发原生型现代化国家(后称“西方发达国家”)通过赤裸裸的殖民掠夺和扩张完成了工业化初期所需的资本原始积累,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探索是后发植入式的,不得不面对资本原始积累的难题。对于已经身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统治—依附”结构中的他们来说,不可能再有通过掠夺其他民族、地域或国家来积累原始资本的空间,因而必然面临两种选择:仰赖外资,或者进行内向型资本原始积累。历史表明,除少数从二战后两极格局下地缘战略重构的政治因素中获益进而跻身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国家和地区外,其他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走上了一条经济主权让渡(仰赖外资)—政治制度移植仿效(主权依附或羸弱)—深陷“发展陷阱”的坎坷道路。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却基于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国家发展意志,选择主要依靠内向型资本积累来推进工业化,走中国工业化道路,逐步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并不断推进民生建设。尽管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经历了发展的阵痛,但步入了持续发展的快车道,助推中国的和平崛起。随着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走向现代化的新选择。

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已经踏上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前景可期。到那时,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将在世界范围内赢得更多的支持者,一个更加成熟的人类文明新形态将闪耀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