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美好生活﹄语境下的劳动解放

◇王江维

美好生活理念的提出,不仅继承了马克思“劳动解放论”的思想理论,而且结合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实践,为回答新时代中国的劳动解放问题指明方向的同时,还回应了人类社会面临的发展困境。这一理念为人类的劳动解放事业提供了中国智慧,是马克思劳动解放理论的中国话语表达。

资本逻辑宰制下的劳动不可能通往自由之乡。追求美好生活是人的本性使然,是人类生存价值的永恒指向,而美好生活则需要劳动去创造。马克思对人类劳动现象的深刻剖析,批判了费尔巴哈将劳动直观机械地看作“卑污的犹太人行为”以及黑格尔将劳动视为“抽象的精神劳动”等片面理解,科学地论述了劳动在人类发展史上的作用,指出劳动是人类改造世界的自由自觉的活动。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劳动的深入考察,马克思揭示了在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随着私有制和劳动分工的发展,人的自由自觉活动降低为生存手段,劳动变成了一种外在于人的、异己的强制性活动,即“异化劳动”。在肯定其历史合理性的同时,马克思也指出异化劳动带来的危害,“劳动者在经济上受劳动资料即生活源泉的垄断者的支配,是一切形式的奴役的基础,是一切社会贫困、精神沉沦和政治依附的基础”。在资本主义生存条件下,工人的劳动产品不但不属于自己,而且扮之以商品的面相成为奴役自身的异己力量,劳动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来说仅仅是能够维持基本生命延续而迫不得已的行为。劳动过程中工人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付出的劳动越多,反而越赤贫,因此会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这种与自己相对立的压迫式劳动。也就是说,在资本逻辑的宰制下,广大劳动人民要实现劳动自由、要在劳动中获得美好生活体验,只能是一种乌托邦式的幻想。马克思清醒地看到了在资本奴役下劳动者不可能获得劳动解放的残酷命运,只有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实现生产关系的社会主义变革、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才是实现劳动解放的唯一途径。

西方的美好生活实践依然受资本逻辑及其消费主义价值观的挟制。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当代资本主义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科学技术的革命促进了劳动生产率的极大提高。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们的劳动样态和劳动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劳动不再局限于捆绑在工业流水线上的生产加工,呈现出日益多元化的趋向。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国家通过不断提供高福利和较为人性化的管理来缓和劳资矛盾,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于是,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向世界公开推销自己的文明成果并常以俯视的姿态对其他文明品头论足,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已经达到了人类社会发展的顶点,其生活样态已是人类最理想的标尺。

然而,高福利和劳动环境的改变并没有触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剥削本质,因而也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劳动自由和解放,所谓的美好生活最多不过是资本家的美好生活。因为一方面,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未有改变的前提下,劳动者依然要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生,劳动产品依然归资本家所有,其劳动本质上是出于生存的需要,而不是以人的能力发展为目的,劳动过程仍旧是让人生厌的机械重复;另一方面,为了追求更多的消费利润,资产阶级将消费和幸福等同,不断炮制消费主义幸福观,引导人们沉溺在无节制的物质享乐主义中,沉溺在为补偿那种单调乏味的、非创造性的且常常是报酬不足的劳动而致力于获得商品的一种假象中,逐渐变得越来越柔弱并依附于消费行为,最终丧失对现实社会的批判精神和反抗能力。由此导致的后果是,其一,对消费无限制的虚假需求引发了人的精神矮化、伦理失范,形成“我消费我存在”这种本质上异化的生存逻辑,成为被消费牵引和格式化的“单向度的人”;其二,消费主义对自然资源和物质财富无节制的消耗和肆无忌惮的挥霍加剧了生态环境的恶化,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伴随着资本的全球扩张,其所宣扬的消费主义价值观蔓延至世界的各个角落,而资本盈利的本性决定了在资本主义制度内部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劳动异化问题,因而也就无法孕育通向美好生活的可能,更不可能实现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解。

美好生活是迈向劳动解放的当代中国实践。中国共产党带领全体人民实现美好生活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鲜明立场和价值追求。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全党和全国人民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征程中不断取得新的历史性突破,不断提升人民美好生活的水平线。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上升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彰显了马克思主义政党鲜明的人民情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劳动解放的制度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抑制了资本肆意扩张的风险,在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领域始终有能力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体现人民的意志;通过政策制定和财政倾斜,有效限制了贫富差距的拉大,为全体人民逐步走向共同富裕提供了保障,为实现人民美好生活的愿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坚持绿色发展理念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基本要求。马克思批判了资本主义生产生活方式造成的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认为只有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行才能实现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解。习近平总书记坚持马克思主义自然观,强调“自然是生命之母,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因自然而生,人与自然是一种共生关系,对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坚持系统思维、辩证思维,为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向往提供了科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构筑和谐的劳动关系,形成尊重劳动的制度环境和社会风气。针对社会转型期出现的诸如不劳而获、劳而不得、分配不公等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构建和发展和谐劳动关系,促进社会和谐”。一方面,改革和完善劳动保障体制,“完善政府、工会、企业共同参与的协商协调机制,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完善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等;另一方面,强调建设和弘扬社会主义劳动价值观,“全社会都要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看不起普通劳动者,都不能贪图不劳而获的生活”。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