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新时代构建美好生活的现实基础

◇崔小伟

美好生活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精神追寻和道德愿景,其实现过程是一个复杂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主观与客观相符合的历史机能论问题,一方面需要哲学提供科学的基础,另一方面需要具备历史实践条件。新时代“美好生活”伟大构想,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新时代历史背景下,从中国实际出发,以五大理念为指引、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五位一体,坚持“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在建构美好生活历史可能性的主客观方面不断着力,为实现美好生活提供坚实的现实基础的同时,创建开放、包容的能够培育公民优良心性秩序的社会制度与价值引领。

美好生活不是历史目的论,而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创新性发展。历史目的论与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在内容、理论旨趣等方面存在本质区别。目的论起源于古希腊哲学,亚里士多德承前启后创立了四因说”:质料因、形式因、动力因和目的因。中世纪基督教的历史观认为世界万物都是上帝创造的,上帝是历史发展的原因,人类历史就是信仰上帝的历史。近代科学意识兴起之后,历史目的论遭受到了来自机械因果论的毁灭性打击,但却不断试图于哲学意义上存在。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在西方人的理念中如果否定了客观的目的,人类的生存将会变得虚无缥缈没有根基。然而历史目的论不可避免地导致人类社会的宿命论、单一化理解复杂的社会历史现象、线性理解历史发展的趋势,由此可能诱发历史虚无主义。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与历史目的论学派的本质区别在于,在历史发展动力问题上,历史目的论从整体上来理解和把握历史的意义和价值。黑格尔认为理性就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包括积极理性、消极理性和知性三个环节。马克思认为现实社会中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现实的人”的物质资料生产和再生产、人自身的生产以及人的社会关系的生产构成了社会发展的真实动力。在存在状态上,历史目的论主张历史发展要达到一个“完满状态”,而马克思认为社会发展理论是“进行时”状态下不断通向自由的历史。“现实的人”的“美好生活需要”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和目的,其建构过程在满足“自由个性”人的发展需要过程中呈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完美发展样态。

首先,建设美好生活是追求人民福祉的丰功伟绩,体现了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回首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征程,无论是战火纷飞、艰苦卓绝的革命年代,还是勇于探索、开拓创新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行动努力实践马克思主义者的“初心”和“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向全党发出的号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以人民为中心,维护好、实现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中国共产党坚守和秉承的“初心”和“使命”。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两个一百年伟大奋斗目标的实现,美好生活不仅是其中应有之义,更是核心要义。新时代要实现的美好生活是人民能感受到的幸福生活。人是物质实体,更是精神实体,幸福生活一方面要物质生活丰富,另一方面人的精神生活要境界高、品位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生命里的一切辉煌,只有通过诚实劳动才能铸就”,坚持劳动创造美好生活,是建构人民美好生活的途径,必须不断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改善收入分配,不断夯实实现美好生活的基础。人是自然存在物、社会存在物和精神存在物的统一体,物质生活是人精神生活的基础,精神生活是对物质生活的反映,并对社会物质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社会物质生活无形中塑造着相应的精神追求与境界。美好生活的精神价值追求应该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相适应,是追求人民福祉在精神风貌上的集中反映,更是人民精神样态、国家精神、民族精神的高度契合与完美绽现。

其次,建构美好生活有助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马克思认为,“人们的社会历史始终只是他们的个体发展的历史”。美好的社会应该是由无数有个性的人组成的“自由人联合体”。个体的自由个性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条件,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是个性不断发展的历史,最终的目的是实现个体的“自由个性”。个体的自由与发展必须立足于对日常生活的改革与创新才能实现。美好生活的可能性问题,本质上是一个主客观相向优势的问题:从客观方面来看,需要必要的物质基础;从主观方面来看,是一个历史时代、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为社会成员所创造的普遍有效、充分培育主体性能力所必需的必要条件是否满足。在客观变量满足或者确定的前提下,美好生活实现的可能性问题就取决于主观变量,即社会制度、主体能动性层次及水平。“五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提出,为构建美好生活、最终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奠定了坚实物质基础这个大前提的同时,形成了一整套开放、创新和发展的人类优良心性秩序和主体能力提升的体制机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努力为全体社会成员提供实现美好生活的主客观条件,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美好生活的实现是大势所趋,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最后,美好生活的构建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与发展。马克思恩格斯从无产阶级的日常生活现状出发,剖析了无产阶级日常生活困苦的制度性根源。美好生活的构建不仅要消除人民群众生活困苦的现状,还要提高社会精神文明程度,不断满足人民大众的精神生活需要,孕育与培养每一个个体的主体性社会能力。在这个伟大历史进程中,一方面需要反思现代性的多重弊端,另一方面更需要自主探寻、创制并努力实践中国道路,追求并塑造合理的社会公共价值和具有理性信念的中国价值。美好生活的构建不仅是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民族化、本土化和大众化的现实进路,更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和创新。

(作者单位: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