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Y02版:院内专刊2

创新与史学研究

本报讯  11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史的理论与方法”名家讲坛在京召开。在题为“史学研究的‘创新’与‘捷径’”的报告中,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马俊亚从历史观和方法论两个层面阐述了创新与史学研究的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参会并代表主办方致辞。

关于创新,马俊亚认为,史学的本义包含如实记录、公允评价乃至创新,但最终目标是对古今历史做出合乎逻辑的解释。史学研究的创新,是对历史现象提供新的解释。选择性运用史料,甚至削足适履,去证明一个“新”观点,这是为创新而创新,使创新沦为“包装”。创新需建立在具备常识的基础上,增加历史解释的深度和维度。

“传统史学受通俗文学的影响较大,受哲学影响较小。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人们对‘盗侠’‘劫富济贫’的相信,历史中却并没有这样真实的人物存在。”马俊亚认为,在这个意义上,历史上的文学作品对历史解释并无多大帮助;中国传统史学家秉持“实录”(即如实记录)精神,但很少从哲学层面对“实录”进行学理性界定。相对而言,近代西方史学家则较多运用哲学乃至自然科学成果,对“事实”进行阐释。因此,进行历史解释,既要阅读中国经典,也要阅读外国经典。历史学是有关选择和摒弃的工作,涉及史学家的判断。即便是强调“实录”的正史,也具有局限性。但是,一味强调判断中的主观因素,又极易导致历史认知的相对主义和不可知论。

只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念,“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才能形成相对科学的解释体系。马俊亚以传统社会、资产阶级社会、社会形态、阶级斗争、土地关系等方面的学术研究(纠正很多过去常识上的谬误)为例,生动地展现如何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把人的自由发展作为根本出发点,建立自己的历史解释体系。他在以上方面的主要学术观点包括:传统社会权力私有,形成“拜权教”,是行政权力统治社会;资产阶级社会确立财产和生命的不可侵犯,这是一种进步,真正价值在于人身依附被解除;封建社会是“剥夺”,资本主义社会是“剥削”;真正的阶级斗争是各个阶级之间的竞争,每一个阶级都有各自利益的代言人等。

马俊亚总结认为,创新仅是史学研究的初级台阶,而非史学的终极目标。建立自己的历史解释体系,对“常识”进行解释,是真正的创新。以人的自由发展为目标进行创新,研究史料才会事半功倍;以人为本位,才会形成“信史”。

与会学者就传统文化的变化和流传过程中的扭曲、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与妥协策略、如何从史学创新角度研究地方社会等话题在线与马俊亚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活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室、《中国经济史研究》编辑部承办。

(樊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