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1版:A11

探索乡村教育帮扶路径

◇邹雪  贾伟

党的十九大从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高度,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新时期我国推进乡村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教育兼具帮扶手段和目的的双重特性,在乡村振兴中发挥着关键作用。由于受到自然地理、历史文化及社会经济等诸多因素影响,乡村地区依然存在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乡村人口返贫和新发致贫风险、乡村信息资源闭塞与观念落后等突出问题。如何聚焦乡村地区,探讨并找准教育帮扶的助力点及发展路径,是发挥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基础功能的内在要求,更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我国乡村发展进程中的迫切需要。

站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历史交汇点,我国乡村发展不再仅满足于低层次的物质需要,而是转向更高层次的内涵式帮扶需求,教育帮扶也被赋予了新要求。一要由外向内,从补偿到再生,在政策统筹完善与内生动力培育上下功夫,精准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二要软硬兼施,从引进到升级,在人才队伍建设和服务平台搭建上下功夫,不断凝聚乡村建设新力量。三要增效提质,从目标到保障,在乡村教育提质和教育保障措施上下功夫,持续推动乡村教育高质量发展。在此基础上,为推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和协同发展提供实践经验。

第一,完善政策统筹协调路径,推进帮扶制度落地落实。教育帮扶助推乡村振兴,受到政治、经济、文化、产业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这需要在顶层设计上对教育帮扶实施宏观领导和统一部署。一是强化组织领导。健全教育领域对口帮扶工作的多部门协同治理体系,合理进行权责划分,防止出现单主体、难执行的局面。二是注重政策的连续性保障。合理制定相关政策法规及其补充实施指导意见,特别是专项补缺措施,确保政策分类分步有效落地。三是指导地方制定协同推进细则。充分发挥各级政府行动协调优势,落实属地实施职责,明确责任主体、协同部门、实施细则等,严管政策选择性执行、机械性执行等阻滞表现,推进教育帮扶精准落实。

第二,筑牢内生动力培育路径,实现乡村价值定位转变。教育帮扶不只限于对乡村地区的补偿作用,更重要的是唤醒乡村自我发展动力,完成从“输血式”到“造血式”帮扶的转变。一是重视思想理念引导,通过专题思想宣讲、社区生活会等方式,积极传递先进的教育观念,跟踪帮扶对象的思想动态,使其从思想根源上认同教育对乡村的重要意义。二是加大政策宣介力度,广泛宣传报道教育帮扶典型案例,及时树立个人、集体等先进典型,激发帮扶对象内在参与动力。三是推进帮扶共同体建设,改变原有任务式帮扶模式,充分利用社会力量展开自主结对帮扶,调动帮扶主体的积极性、创造性,形成全社会理解、支持、积极参与的良好氛围。

第三,拓宽人才队伍建设路径,形成教育帮扶稳定力量。通过整合政府、社会和学校帮扶主体,形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核心力量,确保教育帮扶工作高质量开展。一是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师福利待遇水平,在职称评审、外出交流中给予政策倾斜,切实解决乡村青年教师实际困难,配套各项措施吸引并留住优秀师资。二是推进专项培训计划,强化定向培养和精准培训,为乡村学校培养本土化优秀教师,协同优化城乡交流轮岗方式。三是加大人才引进与培育力度,依托人才建设工程,优化人才服务体系,注重激励表彰,落实人才待遇政策,充分激发人才队伍干事创业的活力。四是整合帮扶工作队伍,明确各级各类单位人力职责,形成常态化的权责沟通机制,避免帮扶工作交叉重复。

第四,优化服务平台搭建路径,推动教育帮扶智能化识别。通过信息化与教育帮扶的结合,精准识别帮扶对象,跟踪完善帮扶过程,可以有效对接教育资源及信息的共建共享,实现教育对接乡村振兴的智能化。一是制定科学评判标准和认定原则,构建分层分类帮扶信息数据库,多维度建档立卡,快速精准识别帮扶地区特征、对象需求,快速给予帮扶方案。二是加强教育帮扶大数据研究,运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教育帮扶数据的管理及追踪分析应用,强化教育帮扶态势感知、发展现状分析、质量教育评价等,提升教育帮扶水平。三是建立健全优质教育资源共建共享机制,充分利用教育云平台、远程教学等方式,支持优质数字教育资源向乡村边远地区、薄弱学校精准推送,有效发挥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带动作用。

第五,深化乡村教育提质路径,阻断贫困代际传递。通过提升教育质量,进一步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精准帮扶各类教育贫困学生,充分发挥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功能。一是整体提升学前教育保教质量,充分发挥优质园的示范带动作用,加强对薄弱园的实践指导,全力解决乡村学前幼儿“入园难、入园远”问题。二是推进农村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改善与能力提升工作,巩固义务教育“控辍保学”成效,消除隐性辍学、因厌学自愿辍学、义务教育“大班额”“大校额”等现象。三是专项实施乡村高中特色发展行动计划,强化乡村高中办学能力和教学质量,增加优质中学的乡村学生招生指标,动态调整家庭困难学生资助数量与比例。四是精准加强职业技能教育扶贫优势,大力资助贫困人口职业技能培养,促进优质职教资源向乡村学生倾斜,结合地区产业结构打造高质量实训基地,订单式培养乡村贫困学生职业技能。

第六,巩固教育帮扶保障路径,促进帮扶监管精准有效。借助组织领导、监管评估、资金支持等举措,确保教育帮扶目标和任务的顺利实现。一是加强政治组织领导,充分认识教育帮扶乡村振兴工作的紧迫感和重要性,培养认真做好教育帮扶工作的政治责任感。二是提高经费统筹管理水平,盘活经费存量,用好资金增量,动态跟踪经费流向、使用方式和责任人,全面提高帮扶专项经费使用效率。三是建立监管及权责制约制度,明确各方职责,明晰政策底线,持续加强过程监管、经费监管、安全监管,督促问题较多、监管不力的地区、部门及相关责任人进行整改落实。四是鼓励开展多形式监督评估,加强第三方监管和社会多元监督,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对教育精准帮扶的支持功能。

(作者单位: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科院分中心、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