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1版:A11

重庆教科院专版2:构建乡村教育帮扶机制

◇邓建中  杨国良

乡村振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项重大任务,是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根本要求。乡村教育作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重要工具,是推进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战略支撑,是切断贫困地区恶性循环链,阻断贫困群体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立足新阶段新形势,聚焦乡村教育构建教育帮扶的新机制,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命题,更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从作用机理看,乡村教育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包含两条主线——既以育人的形式促进乡村教育振兴,又以文化重塑的形式推动乡村文化振兴,两条主线的不同服务过程决定了教育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所承载的独特价值。教育帮扶的核心目的是帮助乡村教育培养具有现代化精神的“乡村人”,即具有新型农业经营理念和科技知识的产业兴旺当家人、具有绿色经营理念并掌握绿色生产技能的生态宜居贴心人、德才兼备的乡风文明引领人和善营爱乡的生活富裕带头人。同时,帮扶乡村教育浸润于乡村传统文化、民族文化、现代文化之中获得乡土知识滋养,通过个体生命世界的整体培育和个体人格的积极有序生成与发展反哺乡土社会,真正实现普遍的乡村文化认同。

从现实层面看,我国乡村教育面临“弱化”或“空心化”问题,乡村学校凋敝致使乡村振兴的文化根基被削弱,乡村教师流失致使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不足,乡村学生的“离农”情结致使乡村振兴的人力资本面临风险。教育帮扶应帮助乡村教育“回归”乡土社会,唤醒贫困地区居民摆脱贫困的内在愿望,激发他们的自觉性、自主性和能动性,以乡村教育复兴乡村,以乡村复兴推进民族复兴。为切实提高教育帮扶效果,应按照教育帮扶的逻辑结构,构建合理而科学的工作机制,解决好“谁来帮”“帮什么”如何帮”以及“效果如何”等基本问题,以确保帮扶取得“扶志”“扶智”扶心”以及“扶行”协同整合的理想成效。

第一,建立教育帮扶多元共治机制。当前教育帮扶仍采取以政府行政指导为主的自上而下模式,要想打通教育帮扶的“最后一公里”,需建立由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多维度、多梯度、多元化的协同共治机制。一是切实转变政府职能。为乡村教育打造服务型政府,加强帮扶的统筹管理,服务教育帮扶项目实施,提高运行效率。二是积极为多元主体创建广阔的帮扶发展空间。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教育帮扶,促使各方利益最大化,提高帮扶效率。三是制定帮扶制度。对教育帮扶工作机制、综合投入、保障措施等做出规定,明确责任单位,加强跟踪监测,破除体制障碍,营造法治环境,为脱贫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进一步做好乡村振兴工作提供制度保障。

第二,健全教育帮扶精准识别机制。传统教育帮扶,不管是对学前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还是高等教育,不论是对贫困地区的学生、教师还是学校,多以整体性、笼统式帮扶为主,存在着“一刀切”的不良现象。这种现象忽视了帮扶对象的主体性,窄化了帮扶范围,僵化了帮扶模式,是导致帮扶效果不佳的重要原因。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与有效实施,受制于地理环境、文化、经济、制度等多种因素,容易产生循环积累效应。乡村教育存在区域差异性、致贫原因多样性以及帮扶对象需求多元性等特征,应精准设计适合乡村教育的帮扶条件和项目,坚持因地制宜、因校制宜、因村制宜原则,对症下药,做到帮到点上、扶到根上,促使乡村教育“回归”乡土“文化”的“生活”场域,逐步实现“人”与“文化”、“人”与“教育”、“文化”与“教育”的“整全”和谐。

第三,确立教育帮扶关联融合机制。一是健全“重塑性”“植入式”帮扶机制。“重塑性”是指对贫困地区的教育思维、教学理念、教研内容以及乡村文化生态氛围等进行重新塑造;“植入式”则是指帮扶主体对受帮扶方进行管理上的输入与技能上的培训,从制度建设、管理设计、技能提升等方面来改善当地的教育教学情况。二是健全联结机制。完善党政领导、学校主导、社会协同、条块结合、分层对接的新教育帮扶、联谊、维护机制,确保帮扶对象的需求排摸、资料梳理、资信共享链条畅通无阻。三是健全联建机制。健全帮扶学校建档、归类、分析体系,建设内蕴独特乡村本土生活特色的帮扶学校信息、动态帮扶需求等“帮扶学校数据库”,建立“灵活建档、专人管理、动态更新”的帮扶管理体系。四是健全联动机制。坚持线上线下联通、域内域外畅通、校前校后沟通的原则,搭建帮扶的联谊载体、跨区域的联络平台,帮扶乡村教育整体“嵌入”乡村振兴的乡土、乡俗、乡亲之中。

第四,强化教育帮扶治理保障机制。一是确立帮扶资金保障机制。拓宽帮扶乡村教育的资金来源渠道,逐步建立以政府、社会、个人组成的“三位一体”帮扶投入机制,建立专款专用的帮扶资金监控机制,深化资金使用的绩效考核机制。二是优化乡村教育帮扶团队。引导各区域、各领域的帮扶队伍融入乡村教育,鼓励帮扶团队成员落户乡村,并与帮扶地区全方位协作,提升帮扶团队就地转化的能力与水平。三是培育乡村文化认同意识。帮扶乡村教育不只是静态帮扶,而是将乡村教育置于动态的本土实践中,引导乡村教师真正认同乡村文化、乐居乡村社会。四是规范管理机制。乡村教育整个系统的有效运行依赖各部分功能的正常发挥,规范教育帮扶的管理机制能够对运作过程加以引导和规制,既能回答“为何管”,也能回应“谁来管”,还能明确“管什么”的问题。

第五,深化教育帮扶考核评价机制。考核机制是帮扶乡村教育的重要保障,不仅能保障乡村教育帮扶工作有序进行,还能为乡村教育帮扶指明方向。一要完善以乡村振兴为基点的帮扶考核体系,避免帮扶政绩诉求的短期行为导致帮扶目标偏离。围绕乡村振兴的“五大举措”等维度,合理设置考核指标和权重,细化考核对象和内容,严格规范考核程序和方式。二要建立以政府为主,多方参与的监督考核机制。在发挥教育部门主导作用的前提下,聘请具备资质的第三方进行绩效评价,及时客观反映贫困状况、变化趋势和教育帮扶工作成效,开展政府、社会、个人等多方满意度调查,有关考核、评价、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的监督。

(作者单位: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科院分中心、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