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1版:A11

发挥乡村教育的支撑作用

◇蔡其勇  周大众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赋予乡村振兴以关涉乡村社会全要素的“20字方针”,即“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实现乡村教育振兴也是其应有之意涵。然而,教育的特殊性使得乡村教育与乡村社会其他要素在“并列关系”之外还有一层“支撑关系”,“20字方针”的提出也直接为乡村教育标定了助力乡村振兴的“支撑点”。

第一,提高乡村少年的就近入学率,“释放”乡村人力资源,着力追求乡村教育的高质量。在一系列乡村教育扶贫政策的帮扶下,乡村中小学的物理面貌”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些物理要素教育功能的发挥关键在乡村教师。因此,建设高质量的乡村教师队伍理应成为乡村教育质量提升的“牛鼻子”:为乡村教师提供“上升”的机会,积极组织乡村教师参与各级教学竞赛、观摩优质课、参加针对乡村教师的高等级职后培训等,使其开阔视野,更新教育教学理念,提高职业素养;鼓励乡村教师沉下来”,开展“在地化”教育教学探索,丰富乡村教育形态、拓展乡村教育资源,努力构建具有现代意蕴、地方特色与乡土气息的乡村教育范式,并助推乡村教师向着“顶天”又“立地”的乡村教育家方向成长。而有了高质量的师资队伍,乡村教育质量提升才有希望,乡村少年才有在家门口上好学”的可能。这既可为乡村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储备丰富的人力资源,更可以“解放”因为进城陪读而被大量“占用”的农村人口。

第二,开展深度生态教育,为乡村少年铺就“葱绿”的生命底色。生态教育的发凡,源自生态问题的触目惊心。传统生态教育中技术至上主义的基本立场及通过语文、科学、品德与社会等课程向学生灌输碎片化环保知识的行动路线,充分显示了当下生态教育的表浅化面貌。面对此种境况,乡村中小学可凭借“在自然中”的先天优势,走出“独白式”的生态教育路线,走出教室与校园,走进自然,走进村庄,走进社会,在自然的体验、沉浸与生态问题的审视、自省中实现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的改变:主动寻求学生家庭、村镇、当地企业的支援,形成生态教育合力;开辟专门课程,编写在地化教材,通过生态理念的日常渗透,实现生态教育从课堂教学到校园生活的全面覆盖;教学过程中以项目式、研究性、跨学科的学习形态置换“记忆—考核”传统模式;着力提升乡村教师的生态素养,发挥“身教”的生态教育功能。如此,乡村少年就可以在深度生态教育中获得与自然的共鸣,培植敬畏自然与关怀生命的生态伦理,而当他回归家庭,又可以通过自己的言行使生态教育的效能获得几何倍数提升。

第三,主动担负乡村文化的传承责任,构筑乡村文化高地,助推乡村文化事业发展繁荣。乡村文化是极具生活气息的文化,是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文化,是生产生活中逐步积累并在口耳相传中保留下来的文化。乡村文化是乡村社会的凝聚力所在,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精神内核,在“乡土性的现代化”中延续并壮大乡村文化的生命力极具必要性。这是担负文化传承使命的学校教育“所善之事”,乡村文化的显在育人价值也契合了乡村教育的“现实之需”,而乡村文化在乡村教育中的“活”也必然会为乡村文化的繁荣打下一针“强心剂”:促成乡村文化与学科教学的融合,音乐、美术等学科可直接引入乡土艺术,语文、数学等学科教学则可以在不改变知识及其结构的前提下,主动寻找学科知识与乡村文化的结合点,让乡村少年可以在生活化的学科知识学习中获得乡村文化自觉;以综合实践活动课为基础,引导学生走出学校,拜访乡村文化传承者,广泛调查乡村文化,编写校本乡村文化读本,增强乡村少年的身份自信与文化自信;通过校园规划、主题文化布置等方式将乡村文化融入校园,提高乡村文化的存在感,使其成为学校隐性课程的重要构件。

第四,激活乡村教师的“新乡贤”身份,广博乡村社会治理的主体与视界。从当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封闭的学校与“走教”的乡村教师阻滞了乡村教育与乡村社会的血脉联系:乡村教师成了徘徊于乡村社会边缘的群体;乡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失去了一支重要力量的支持。这之于乡村教师、乡村社会皆是不理想的局面,破局的关键在重塑尊师重教的乡村文化氛围。乡村教师也要以“乡村少年生命成长之重”的担负之心、担负之行,不断优化自身在乡村社会中的角色形象,重获话语力量,以此为基,乡村教师才能以被尊敬的形象出现在乡民生产生活“大事件”中,成为乡村社会自治、法治与德治中一股值得信任的力量。此外,乡村教师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公共服务意识,在乡村经济社会发展重大决策中出力、出智,提高其公正性与可操作性,实现乡村社会治理水平的升级。

第五,组建涉农政策宣讲团与技能培训基地,为广大乡民提供赋“能”增“智”平台。守望乡土、贴近乡民是乡村教育的必要特征;服务乡邦、教化乡民是乡村教师帮助乡村少年生命成长之外的第二份责任。在乡村振兴事业中,乡村教育以己之长为广大乡民赋“能”增“智”便责无旁贷;组建国家与地方涉农政策宣讲团,利用课余及节假日时间,发挥“在乡村”的优势,成为贴近乡民的宣传员与解惑者,发挥上下通达的桥梁作用;进行乡村社会资源调查,搜集乡村社会发展所涉及的最具说服力的第一手资料;引入职教力量,利用学校的场地对乡民开展实用技术培训;面向全体乡民开设与时事政策相关的文化补习班。

总之,乡村教育可在人力资源释放、生态保护、乡村文化传承、乡村社会治理及乡民生活改造等方面为乡村振兴事业作出贡献,乡村振兴中乡村教育大有可为。在实践中,可积极探索教育帮扶的“支撑点”,让乡村教育在乡村振兴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者单位:重庆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科院分中心、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长江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