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中非合作应对疫情与气候变化

◇彼得·卡格万加(Peter Kagwanja)

  李玉洁/译

“独行快,众行远。”中国与非洲在平等、相互尊重和双赢的伙伴关系原则指导下,已经共同走过了几个世纪。2021年是中非开启外交关系65周年,双方有信心在21世纪携手走得更远。2000年,中非创建了中非合作论坛,成为双方就发展和合作的机遇与挑战进行强有力对话的平台。2021年11月29—30日,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在塞内加尔达喀尔举行,围绕深化中非伙伴合作,促进可持续发展,构建新时代中非命运共同体”的主题,讨论了中非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化领域的合作等议题。

逆境孕育着机遇。疫情的发生给人类社会造成了破坏性影响,以公开的方式考验了中非合作,同时也为中非深化团结与合作提供了机会。中非团结抗疫是中非合作论坛行动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团结抗疫需要各国秉持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价值观,并以科学为指导。各国应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以确保疫苗在非洲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弥合免疫鸿沟。团结抗疫需要大量物资来遏制疫情,除了此前中国已实施的对非援助外,中国将再向非方提供10亿剂疫苗,其中6亿剂为无偿援助,4亿剂以中国企业与有关非洲国家联合生产等方式提供。这项举措有助于非洲联盟实现到2022年60%非洲人口接种新冠疫苗的目标。毫无疑问,这是迄今为止单个国家为帮助非洲战胜疫情而实施的最大规模的疫苗援助计划。此外,中国还将为非洲国家援助实施10个医疗卫生项目,向非洲派遣1500名医疗队员和公共卫生专家。来自中国和非洲的信息是明确的,疾病不分种族,是人类共同的威胁。因此,要在全球范围内严厉谴责基于新冠变异毒株的非洲种族污名化,谴责在疫情形势下搞新的种族隔离的行为。

如今,气候变化被视为影响人类生存和地球未来的重大威胁。为深化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中非达成共识,携手探索发展资源节约型、低碳型、包容性经济等多种路径。2011年以来,中国与13个非洲国家签署了14项应对气候变化的协议。2015年以来,中国通过开设城市环境管理和水污染控制培训班,培训了900多名非洲学员。2000—2020年,中国还为非洲建设了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其中大部分使用绿色能源。此外,中国向非洲国家捐赠了包括1万多套太阳能光伏发电设备在内的大量设备,帮助非洲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2021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时宣布,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一消息在非洲广受赞誉,被认为是扭转气候变化的关键一步。在达喀尔会议上,中国将推动绿色发展作为对非合作的基石。这需要双方在三个层面采取行动,以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人类的重大挑战。一是认识到推进绿色低碳发展的紧迫性;二是积极推广绿色能源,包括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三是有效落实《巴黎协定》,不断增强中非双方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作为支持非洲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绿色发展的一部分,中国宣布未来三年将为非洲实施10个绿色环保和应对气候变化项目,支持非洲“绿色长城”建设,在非洲建设低碳示范区和适应气候变化示范区。

中非在应对气候变化与实现绿色发展的架构设置方面处于领先水平,双方通过中非环境合作中心这一新机构拓展此领域的合作。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期间,为更好提升环境治理、污染防治和绿色发展的能力,中非领导人达成设立该中心的共识。2017年12月5日,中国、肯尼亚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签署了关于设立中非环境合作中心的项目合作意向书。2018年8月17日,该中心的临时秘书处在内罗毕揭幕。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正式宣布成立该中心,并将其作为深化和拓展中非环境务实合作的重要平台。

中非应加强环境相关产业和技术的信息交流,开展环境议题的联合研究。中非环境合作中心与中非合作论坛、“一带一路”倡议等现有的论坛和倡议相辅相成,以支持非洲成员国实现非洲《2063年议程》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中心的工作全面展开后,不但会加强中非在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绿色投资和发展等领域的合作,还将为能力建设与环境项目筹资搭建平台,并为实现更持续、更环保的投资和商业实践提供指导。总之,达喀尔会议之后,中非应把推进中非环境合作中心的工作作为优先实施的旗舰项目,其中包括了中非绿色使者计划、中非绿色创新计划,以及建立中非环境与可持续发展政策对话平台、能力建设平台和中非伙伴关系网络。

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复苏的计划应是整体性的,人类应基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梦想,追求生态文明建设,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间架起桥梁。正如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所言,“拯救地球、消灭贫困、推进经济增长是殊途同归之事。我们必须把气候变化、水资源匮乏、能源短缺、全球卫生、食品安全和女性权利诸事联系起来。解决其中一个问题的方案必须同样能够解决其他问题”。

(作者系肯尼亚非洲政策研究所所长、中国非洲研究院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译者单位:中国非洲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