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A02

敦煌藏文文献研究打开新局面

◇本报记者  陆航

加强传世文献系统性整理、基础古籍深度整理以及出土文献整理研究成果的出版利用,是深入推进新时代古籍工作的重要内容。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八卷本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文献目录解题全编》(以下简称《全编》),构建起连接中国学者与法藏敦煌藏文文献间的桥梁,为建设敦煌藏文文献古籍版本目录知识系统,构建敦煌藏文文献知识服务体系提供支撑。

海外文献回归意义深远

敦煌是古代中国通向西域的重要门户,中华各民族文化以及中外文化在此碰撞、交流,于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长河中,演绎出一幅多元文明交流共生、和谐发展的瑰丽画卷。敦煌出土文献真实记录了这一恢宏历史。20世纪初,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几万件写本文献中,除汉文文献外,还有多种民族语言文献,涉及藏文、回鹘文、于阗文、梵文、西夏文、粟特文等众多民族文字。其中,包含政治制度、社会经济、商贸交通等诸多信息的藏文文献,是研究古代欧亚和中国历史及文字的珍贵文献。

20世纪初,数量巨大的藏文文献流散海外,其中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文献的学术价值最高,是研究吐蕃时期西藏历史、社会制度、宗教信仰等的重要史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围绕海外敦煌藏文文献的保护、开发、研究以及回归,中外学界、出版界开展了系列合作。

20世纪30—60年代,法国学者玛赛尔·拉露(Marcelle Lalou)对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敦煌藏文文献进行编目,形成了《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藏文写本文献目录》(三册)(以下简称《目录》),成为当时了解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的重要窗口。随着这批法藏藏文文献的公开,吐蕃史研究也迎来新的热潮。已故藏学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王尧先生曾于20世纪80年代前往法国国家图书馆查阅,翻检对照法藏敦煌藏文文献原文及胶卷,勘校拉露《目录》中的错误并译为汉文,同时增补学界对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的研究成果,最终完成《法藏敦煌藏文文献解题目录》。这是国内第一部有关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的编译著作。

建设古籍版本目录知识系统

此前,学界研究吐蕃历史只能依据吐蕃时期的碑铭石刻、汉文史书,以及真实性尚待考证的11世纪及其后的藏文历史文献,研究主题也局限于吐蕃时期西藏的政教关系及唐蕃关系等。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编译著作的出版,促进了我国的藏学研究。21世纪以来,我国一批中青年藏学家在前辈研究的基础上,运用敦煌藏文文献从事语言文字、法律社会、道德伦理等领域的研究,深入挖掘敦煌藏文文献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特别是在民族关系研究方面,不少法藏藏文文献反映了汉藏文化相互影响和渗透的关系,这些文献是当时汉藏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历史的见证。其所蕴含的民族团结进步思想,为推进民族工作、深入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提供了坚实的文献依据。

随着法藏敦煌藏文文献的全面公开以及相关研究水平的提升,原有目录已无法满足研究需求,学界需要一份内容更加详细全面、指导性更强的工具书。曾参与《法藏敦煌藏文文献解题目录》工作的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王启龙,带领团队深耕细作,最终于2022年推出八卷本的《全编》。《全编》全面普查了现已公布的所有法藏敦煌藏文文献和目录,在前辈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大量增补、修订了目录及文献研究情况,形成一套内容翔实、体例严谨的法藏敦煌藏文文献整理与研究的集成。

《全编》以目录的形式呈现,每个卷号下包括文献题名、文献录入、文献出处等内容。同时大幅扩充体量,将藏文文献的录入内容扩充到首尾各五行,对于篇幅短小的则悉数抄录全文,其内容更系统完整、更具时效,形式更便于检索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