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新时代共同富裕的丰富内涵

◇赵兰芳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重大的政治问题。扎实推动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是中国共产党人初心使命的内在要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重要体现。开启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推动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 

共同富裕是人类孜孜以求的理想社会形态。千百年来,人类始终饱含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价值追求。在中国古代和西方世界都有共同富裕的相关描述。古代中国《礼记·礼运篇》就提出了大同世界的理想,空想社会主义者也提出过“最完美最和谐的社会制度”的“乌托邦”理想。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前,由于没有科学理论指导,共同富裕只能是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共同富裕的实现需要建立在生产力极大发展的基础上,不能脱离现实基础,盲目追求平均。无论是我国封建社会以“均贫富”“等贵贱”“均田免赋”为口号的农民起义,还是民主革命时期资产阶级改良派或革命派的“天下大同”“天下为公”的社会追求,虽然具有历史进步性,但并未触动私有制,因此无法消除贫富两极分化,难以实现共同富裕。 

马克思虽然没有专门论述共同富裕,但他所提出的共产主义社会无疑是实现了共同富裕的社会。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虽然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是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本性无法消除贫富的两极分化。“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生产的影响和规模越大,他就越贫穷。”正因为如此,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马克思批判地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观点,并进行了创新和发展,认为在未来社会中,生产力发展迅速,“生产将以所有的人富裕为目的”。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财富极度丰富,社会文明程度得到巨大提高,共同富裕成为社会发展的现实结果。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一书中指出:“随着阶级差别的消灭,一切由这些差别产生的社会的和政治的不平等也自行消失。”马克思关于共同富裕的观点建立在正确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基础上,为把共同富裕从美好愿景变成现实提供了理论支撑。共产主义社会将是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社会,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社会,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使劳动者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这是社会主义区别于以往一切社会制度的本质所在。原始社会没有私有制,没有阶级剥削与对立,没有收入分配上的不公平,但由于生产力极端落后,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都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阶级剥削与对立导致贫富两极分化严重,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意味着剥削和两极分化的消灭。尽管资本主义生产力发达,但私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所固有的矛盾无法消除贫富的两极分化,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共同富裕。 

邓小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是一个很好的名词,但是如果搞不好,不能正确理解,不能采取正确的政策,那就体现不出社会主义的本质”,“社会主义的特点不是穷,而是富,但这种富是人民共同富裕”。邓小平同志把共同富裕和社会主义直接联系起来,认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正式提出社会主义本质论,即“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强调,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共同富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要求。共同富裕必须建立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基础上。社会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社会形态,社会主义制度具有资本主义不可比拟的巨大优越性,能够创造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生产力。邓小平同志强调,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平均主义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也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归根到底要体现在它的生产力比资本主义发展得更快一些、更高一些,并且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不断改善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包括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这些制度既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也为实现共同富裕创造了物质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要着眼更好满足人民多方面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着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让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加充分地体现出来。 

共同富裕是解决发展不平衡

不充分问题的现实选择

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为了更快地实现共同富裕,我国鼓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当前,我国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上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并具备多方面优势和条件,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

发展不平衡,具体表现为城乡差距、区域差距、群体差距等多个方面。适度的贫富差距能够激发财富创造的动力,而过大的贫富差距难免给社会带来较多的不安定因素。作为发展目标的共同富裕,不是同等富裕,不是平均主义。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并不否定人们之间的收入差别,但这种差别不再是贫富悬殊的两极分化,而是在共同富裕基础上人民富裕程度的差别。发展不充分问题,具体表现为发展能力、发展质量和发展水平方面的不足。坚持共同富裕的目标导向,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现实选择。

共同富裕是

新时代人民的期待和诉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富裕,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目标,也是自古以来我国人民的一个基本理想。”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推动区域协调发展,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历史性解决了贫困问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共同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后,人民对于生活的期望必然迈上一个新台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由过去的“有没有”向“好不好”转变,由衣食无忧的物质层面向社会的公平正义、民主法治、安全生态等更高层次需求转变。 

共同富裕是新时代人民群众的诉求,具体地说,就是在更高水平上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目标。社会主义社会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人民当家作主意味着人民是共同富裕的主体。共同富裕只有人人参与、人人尽力,才能真正实现人人享有。推进共同富裕,要牢牢把握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及时回应人民期待。要畅通社会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广东药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