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1版:A11

广东顺德黄连基层治理的经验与启示

◇李梅

乡村振兴战略、以县域为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等大政方针的提出,对城乡结合处村(落)社(区)的发展绘制了蓝图。不过,在强调产业振兴的同时,对于村社文化复苏的政策设计相对薄弱。在经济发达的岭南地区,村社产业经济发展已开始受到相对发展迟缓的社会文化的掣肘,而经济发展和工作生活的速度又使得村社居民对于文化生活的参与度极低,这一对矛盾是目前制约相关村社发展的主要矛盾。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村社的教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长久之计,作为传统文化“社学”“义学”制度重要传承的村社教育事业的开展,对持续提高村社经济发展质量、寻求产业和消费升级,追求人性升华、提高审美情趣极为重要。

从供给与需求的角度

发展村社教育

社会教育一般分为情操教育、人文通识教育和实用技能教育三类。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村社教育一般以实用技能教育为主,实现个体的“自立”。对于经济相对发达地区,人文通识教育是村社教育的主要内容,通过知识供给提高个体对自身在空间与时间中定位的理解,实现个体的“自知”。而往往与个体“自律”相关的情操教育,社会的主动需求并不明显。因此,村社教育项目的设计基于三类教育的需求性质,在实用技能教育和人文通识教育方面拉动了相关供给,而在情操教育方面则由供给来创造进一步的需求。梁漱溟曾说,“从来中国社会秩序所赖以维持者,不在武力统治而宁在教化;不在国家法律而宁在社会礼俗。质言之,不在他力而宁在自力。贯乎其中者,盖有一种自反的精神,或曰向里用力的人生”。这种追求“向里用力”的人生,外显为对教化启蒙的需求,尤其是对情操教育、人生反思的向往,为基层村社治理弥补了“弱秩序环境”的不足,根本上也拉动了教育服务的供给。

顺德黄连通过村居大力培育各种教育培训社会组织来提供各种教育服务的方式,先后在本地孵化出曲艺协会、书法协会、洪拳武术醒狮协会、广绣协会等提供教育服务的社会组织,同时大力引入外来社会组织服务社区。对中道改革研究所的引入,即是在社区教育需求背景下,通过社区大学项目设计展开的。

在试错中摸索发展路径

黄连社区大学2015年11月挂牌成立,由黄连社区营造协会主办并出资,由非营利性社会组织顺德中道改革研究所承办,旨在提供教育、文化资源以服务于社区公众,校址选在黄连雪圃学校。黄连社区大学的宗旨是向村社基层社会提供不同于义务教育、技术教育和职业教育的情操教育服务,包括具体技能传授和审美培育。2015年至2022年的近七年试错过程中,黄连社区大学经历了初创时的参与热潮,也遭遇到了居民的“审美疲劳”,最终呈现较为稳定的发展趋势。

任何新鲜事物会在初创期迅速达到新引力的高点。2015年黄连社区大学举办初期,相关课程设计(如黄连人文历史)具有极高吸引力,参与居民数量迅速达到高峰,对中道改革研究所形成巨大激励,通过扩展师资授课渠道、丰富课程内容、开办专项夏令营等,社区大学项目在初期两年中获得了广泛认可。

不过,自2017年开始,黄连社区大学遭遇了居民的“审美疲劳”。由于课程创新遇到了瓶颈,资金支持来源没有实现多元化,政府部门严重缺乏对社区教育的投入,社区居民的参与度逐步降低,听课人数最低降至20人左右,且全部为60岁以上居民。同时,中道改革研究所的组织管理模式也在持续变革中,工作人员的更替也使得社区大学项目的持续发展暂时受限。

2020年疫情期间,黄连社区大学项目也迎来调整期,暂时停课给了项目集中创新的时机。自生能力方面,在公益性教育或是合理收费的教育之间逐步达至一定均衡;外部支持方面,高效利用基层党建资源,面向社区居民讲授党课也对项目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总之,由于项目服务面限制在单一社区基层,资源、受众等方面严重限制了项目发展,黄连社区大学项目不可避免地落入“低水平均衡陷阱”。不过从另一面来说,这种“低水平”摆脱了不合理的发展期待,回归了单一社区教育项目正常的发展路径,变得更加稳定有预期。

黄连社区大学项目的

经验与启示

经过七年试错,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为村社教育事业积累了大量经验与启示。

第一,制度化。社会组织制度化是长期发展的过程,是影响承办村社教育项目最重要的因素。微型的社会组织需要管理制度化,尤其在组织和项目发展过程中,完善的制度将产生极大的吸引力、推动力。组织人事、财务管理、项目运营等内部管理方面,不断推进现代制度化变革,调整稳定组织内部、外部各合作者的权责关系,村社教育项目的一些不可持续问题才会迎刃而解。而正是因为逐步制度化的实现,中道改革研究所与黄连社区大学才从危机中过渡到平稳发展的阶段。

第二,党的领导作用。随着基层治理和党建工作的深入,党的领导成为社会组织和村社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基础。由于村社教育与基层党建的结合,强化了社会组织一定程度的政治属性,符合当前基本国情和项目发展客观规律。黄连社区大学项目一方面在技能教育与情操教育方面向社区居民提供服务,另一方面则承担着基层宣教任务,整合民意并提供与上级政府的沟通渠道,依靠相关资源保障项目的持续性,达到了一定发展目标。

第三,多元化。多元化是保证社会组织村社教育服务持续创新的重要因素。主办村社教育的社会组织需要增加多元化的知识培育能力,提高课程对不同年龄居民的吸引力。在社会组织能力较弱、资源较少的情况下,采用多组织协作承担村社教育的方法是更加合理的。黄连社区大学未来的发展将在中道改革研究所的主导下,依靠多社会组织间的合作,重拾初创期对社区居民的吸引力。同时,通过扩大社区教育项目服务面,以现代技术手段为支撑,实现传播和教学方式的多元化。如黄连社区大学在调整期间,开始讲授网络党课,利用网络进行内容和手段的多元化传播和教学,大大超出单一社区居民的受众面,也是获得稳定发展的有益经验。

第四,专业化。在追求多元化以提高项目容错率的同时,专业化是长期发展的基础,决定了社会组织和村社教育项目的“天花板”。就目前而言,中道改革研究所和黄连社区大学项目在“专业性”方面正在进行积极的转型和改革,具体的方向将重点放在党建教育、长者教育、亲子教育三方面。选择这三个方面,是基于具体的办学资源禀赋以及受众的迫切需求和相关政策要求选择,而推进这些项目的展开,必须选择专业化路径,要由专业的人士和机构提供支持。

可见,社会进步要依靠包括基层农村农民在内所有社会成员的现代化。发达地区的探索和尝试值得关注与支持,相关项目在“政府—市场—社会” 权责关系上实现现代化,需要依托村社教育项目和时间来研磨,这也是其他涉足基层村社教育的社会组织寻求发展的重要经验。

(作者单位:中共随州市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