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借助创新增强大湾区抵御风险能力

◇陈广汉  李景睿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2020全球海运发展述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海运贸易量下降4.1%。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旅游业收入损失1.3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量下滑5.3%。《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2020年55个国家和地区的至少1.55亿人陷入危机级别或更为严重的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比上一年增加约2000万人。疫情助长了保护主义思潮,使全球化遭遇巨大阻力,也促使一些国家重新审视产业布局与开放政策。作为一个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系,疫情和中美贸易摩擦等不确定性因素给大湾区建设的稳定推进带来影响。为克服这些影响,需要通过创新以及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来抵御外部风险。 

全球价值链是当代国际生产体系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它使生产、贸易、服务与投资融入“一体化综合体”,各国经济之间的相互依存与联系也变得日益紧密,由此形成大量中间品(包括原材料、半成品、零部件和服务外包等)在全球范围内的跨境流动。进入21世纪以来,中间品贸易占全球贸易的比重平均约为60%,在经济一体化程度最高的欧洲甚至高达80%。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价值链的冲击主要是通过各国之间中间品贸易的渠道展开的。疫情大规模流行后,伴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和外部需求下降,诸多国家国内经济下滑,部分国家甚至进入实质性衰退。相较于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经济基础较弱,外债水平较高,货币贬值压力大,面对疫情冲击时更显脆弱。由于卫生体系和经济基础相对薄弱,新兴市场属于疫情的重灾区。

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一个国际航运中心,经济外向度高,是全球价值链中的重要一环,贸易保护主义对大湾区的航运、贸易带来直接冲击。一些企业得不到订单,或者产品无法及时出口,原材料和半成品不能按时进口。面对疫情之下的不利冲击,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持续培育和增强大湾区发展动力,是需要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大湾区建设面临挑战的同时也蕴藏着发展的新机遇,要进一步加强创新,改善相关基础设施投资。

第一,激发大湾区基础设施投资驱动力。国际经济下行,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动力在短期内要靠投资激发。目前,广东省很多基础投资在全国不是处于前列,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依然滞后,不能适应大湾区发展需求,铁路、公路、机场等迫切需要投资带动。广东每千万人拥有机场约0.67个,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7个;人均铁路运营里程为全国平均水平的42%;粤东西北的公路密度仅为3.96公里/百平方公里,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全省只有17个地市实现天然气主干网通达。在社会保障领域,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8.8%,低于全国水平(56.6%)。国家重大关键核心技术攻关领域的基础设施数量只有2个,低于北京的18个和上海的5个。因此,应改善大湾区交通网络,抓紧打造“轨道上的大湾区”。构建大湾区“123”快速轨道交通圈,即大湾区主要城市间1小时通达,至省内地级城市2小时通达,至相邻省会城市3小时通达的交通圈。争取到2025年,大湾区铁路网络运营及在建里程达到4700公里,全面覆盖大湾区中心城市、节点城市和广州、深圳等重点都市圈。到2035年,大湾区铁路网络运营及在建里程达到5700公里,覆盖100%县级以上城市。除了交通领域外,商贸服务、教育和医疗等相关基础设施投资也有巨大空间,基础设施的完善将有力增强大湾区经济活力。

第二,聚集高端创新要素,构建开放型区域协同研发创新共同体。提高大学和研究机构科学研究能力,加强基础性研究。打造有利于科研创新的生态系统和组织激励体制,吸引国际一流学者和科学家,调动和激发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促进科技资源、金融资源、人才资源、信息资源、物质设备等多元创新要素的对接和自由流动。改革科研管理体系,充分发挥大湾区高校联盟的作用,推进港澳与珠三角高校人才培养合作,改善香港高校进入珠三角办学的体制和机制。发挥香港、澳门、深圳、广州等地高校、科研院所集聚的优势,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创新中心城市和国际科技创新枢纽。以香港科技园和珠三角九市国家科技园为依托,建设环大湾区产业科技创新带。发挥高新技术企业集聚、市场化程度高的优势,加快建设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创新先行区。建构科研成果转化机制也至关重要,在这方面可以借鉴国际经验。例如,美国在1980年颁布了《贝多法案》(Bayh Dole Act),联邦政府将其资助的大学研究所获得的知识产权所有权转移给大学,授权大学负责技术转化工作。美国高校建立了一大批技术转化办公室,培养了一大批技术转化经理人。这些人懂科研,能跟科学家对话;懂法律,包括专利法、商业法和合同法;懂商业,能跟企业进行商业谈判。大学对专利收益进行合理分享,推动成果转化。政府不享有直接回报,而是从技术转移的经济行为中获得不断增加的税收。依托深圳、广州、香港、东莞、佛山、惠州、江门等产品应用和生产中心,发挥制造企业和工业园区集聚的优势,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基地、国家级粤港澳台创新创业基地、华南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开放型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有三个关键词:开放、协同、利益共享。需要打造合作平台和改善创新体制,致力于集基础研究、理论知识创造、成果转化、产品开发于一身。通过这些方法,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创新体系建设迈上新高度,促进产业升级和产业链高端化,增强抵御疫情等风险的能力,提升经济发展韧性和国际竞争力。

(本文系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项目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学术研讨会“后疫情时代粤港澳大湾区对接‘一带一路’建设”成果之一)

(作者系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广东工业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