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日本海洋石油开发活动检视

◇张赫名  崔婷

海洋不仅是地球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蕴藏着丰富资源的宝库。随着陆地资源的不断减少,世界各国纷纷将资源开发的目标移向海洋。日本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国家之一。日本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匮乏型工业化国家。日本的工业生产与资源储量之间存在巨大的矛盾。在日本所需的工业资源中,能源的需求缺口最大,极度依赖海外供给,这促使日本一直致力于解决能源问题。

日本的能源供应结构经历了阶段性的变化。日本在战后经济重建时期的能源供应结构是以煤炭为主体。20世纪70年代左右,日本经济进入高速增长阶段后,能源需求结构从以煤炭为主逐渐转变为以石油为主。日本也逐渐成长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石油消费大国之一。最初,日本的石油能源主要依赖中东地区。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让日本认识到能源进口高度依赖中东的弊端,开始寻找石油的替代品,比如铀、天然气和页岩油等,并在全社会推行节能措施。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之前,日本的原油依存度(原油的总供给占能源总供给的比重)大约为77.4%,至2006年,日本的原油依存度已降至47.9%左右。即便如此,目前日本99%的石油仍需要进口。为了保障以石油为主的能源供应安全,日本政府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便逐步制定了国家能源战略。日本能源战略主要由石油储备、能源供应来源多元化、能源运输安全以及新能源的开发等方面内容构成。其中,为了实现能源供应来源的多元化,日本将石油开发的目光投向广阔的海洋。

全球海洋石油的资源量约占全球石油资源总量的三分之一。近年来随着石油勘探和开发技术的日臻进步,海上可开采的石油资源量已是陆地可采量的数倍。正是海洋石油的惊人储量引起了日本政府的注意。不过,受到自身海油储量的局限,日本的海洋石油开发主要采取合作的形式,开发其他产油国的石油资源,而对于本国海洋石油的开采则居于次要地位。

日本与产油国合作开发海洋石油肇始于中东的波斯湾地区。波斯湾是世界海洋石油储量最多的海域。战后至今该地区一直是日本石油的主要进口地区。战后波斯湾的石油主要控制在美英两国的石油公司手中,日本对这些石油大公司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当时日本经济界人士称,“如果我们(对大公司石油价格)表示反对意见,就有可能会惹起它们怫然大怒而全部停止石油的供应。”第一次石油危机之后,中东产油国从西方国家手中夺回了石油供应权。受到掣肘的日本也开始思考如何摆脱西方国家的垄断,希望通过与中东石油生产国直接接洽的方式填补石油需求量的缺口。1978年,日本公司在阿联酋获得了海上油气区块权益。此后,又陆续在其他海湾国家获得类似的权益。不过,由于中东局势动荡,美国等西方国家极力阻挠,日本在波斯湾地区的合作开发活动总是横生枝节。因此,日本开始把石油合作开采的目标投向波斯湾以外的地区,东南亚地区的海洋石油储备逐渐受到日本的重视。

东南亚地区蕴藏的石油多半为海洋石油,虽然该地区石油开采量与中东波斯湾、北美墨西哥湾地区无法相比,但其胜在储量丰富,具有长期开发的潜力。而且从地缘上看,东南亚距离日本本土更近,相比较于波斯湾,石油运输的路途可大为缩短。日本很早就关注东南亚的石油。1956—1957年,日本开发石油资源公司总经理鲇川介义、日本开发银行总裁小林中、日本首相岸信介先后访问东南亚,目的就是寻找机会与东南亚国家就进口石油问题进行谈判。当时印度尼西亚是日本获取石油资源的首选国家。日本《东洋经济新闻》载文:“印度尼西亚不仅有橡胶、椰干、砂糖等农产品,还有丰富的石油、锡、铁矾土等矿物资源。由于赶走了荷兰势力,产生了资本和技术的真空状态,因此,今天是日本趁势而入的好机会。”不过由于当时煤炭是日本能源需求结构的主体,而且从波斯湾地区获取石油还没出现严重问题,因此日本与印尼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的石油开发合作一度没有太大的进展。20世纪70—90年代,在三次石油危机的冲击下,日本对波斯湾地区石油的依存度逐渐降低,为了填补能源需求缺口,东南亚地区成为日本合作开发海洋石油的重要对象。

21世纪初,美国重返亚洲,为了配合美国同时也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日本重拾20世纪70年代所倡导的“福田主义”,重视发展与东南亚的关系。无论是小泉纯一郎对“福田主义”的新解释,还是福田康夫提出的“新福田主义”,其实质都是为了同东南亚国家构筑紧密的关系。以此为契机,日本在保持与东南亚各国传统合作的基础上,继续深化拓展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等国在石油、天然气等能源领域的经济合作,积极与东南亚国家进行能源外交。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鸠山由纪夫在各自的任内,访问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与东南亚国家首脑就能源合作问题展开会晤。日本外相还与文莱能源大臣就能源合作开发多次进行了会谈。2004年,日本成立了独立法人机构——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简称JOGMEC)。JOGMEC整合了原隶属于日本资源能源厅的“石油公团”和“金属矿业事业团”,主要负责确保石油、天然气、有色金属和矿产资源的稳定供应以及实施矿业污染控制。虽然日本政府逐步将JOGMEC推向民营化,不过该机构却是日本资源政策的具体执行机构。JOGMEC成立后,立即着手与东南亚国家的能源合作事宜。2004年至今,JOGMEC陆续和印度尼西亚、文莱、马来西亚、越南、缅甸、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建立了能源合作关系。虽然由于各方面原因,日本在海底石油开发的综合性方面稍逊于欧美,但其海底石油的尖端开采技术已达世界先进水平。JOGMEC掌握着这些先进技术,它通过自己的技术专家为东南亚产油国提供技术支持,从而换取所需要的石油资源。此外,JOGMEC还为日本其他的石油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推动这些企业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进行投资,在海上从事石油勘探、开发、存储活动。日本就是这样通过构建政府、JOGMEC、企业三方良性互动体系,积极进行能源外交,从东南亚产油国获取较为稳定的能源供给。根据日本资源能源厅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日本在东南亚的石油进口量逐步呈上升趋势,而自中东、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石油进口比重则逐渐降低。

除此之外,日本与产油国开展海洋石油开发合作活动还远至北美的墨西哥湾和欧洲的北海地区。上述两个海域同样是全球知名的海洋石油产地。近年来,日本持续推进与美国、墨西哥、挪威等国进行海洋石油的技术开发合作。只不过墨西哥湾和北海地区历来是欧美国家重要的石油来源地,所以日本面临的竞争可想而知。

虽然日本海洋石油开发的主要形式是与产油国进行合作,但21世纪以来日本开发本国海洋石油也有了一些新发展。日本大约有7个海洋油田,本国海洋石油开采始于1958年。经过多年开发,至20世纪90年代其中的一些油田已经枯竭,剩余油田的产量也在逐渐下降。所以,目前日本将开发的视线投向深海区域。不过日本和所有海洋石油开发国家面临同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海洋污染。凡是石油开采海域海面常常会被油膜或团块污染。日本是一个四周环海的岛国,海洋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日本的社会生活。为了应对海洋石油开采所带来的污染问题,日本一方面通过技术手段进行解决,另一方面则通过立法对污染行为加以制约。2002年,日本政府制定了《能源政策基本法》,后又出台了《新国家能源战略》《海洋能源与矿物资源开发计划》《海洋基本法》等文件。日本通过制定相关的能源政策和立法保障国家的海洋能源安全,维护海洋能源开发的安定环境。

日本的海洋石油开发活动体现了当今世界能源需求大国能源获取渠道的发展趋势。由于海洋石油储量巨大、开发技术逐渐成熟,未来海洋石油的开发与利用将是各国能源竞争的焦点。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在海洋石油的开发方面求学于日本,现今也已跻身于世界前列。不过从日本的海洋石油开发活动中,我们仍可以借鉴一些有益经验。第一,海洋资源的开发要有顶层战略设计。以石油为代表的能源均为不可再生资源,为了保证资源开发的可持续发展,并使本国在激烈的世界能源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在国家层面必须进行统筹安排,推出相关政策加以支持。第二,积极实施能源多元化的政策。中国虽然在石油能源储量方面优于日本,但从长远考虑,合理安排本国石油开发与利用是一种必然。然而,由于地缘政治的不稳定与资源民族主义的复兴等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加剧了世界能源竞争,为了保障国家的能源安全,规避能源风险,实施能源多元化政策是不二选择。第三,推进能源开发技术的发展。当今世界各产油国对于油气区块权益的开放极其谨慎。而日本利用自己尖端的石油开发技术,通过技术合作方式换取所需资源,这是获取能源的一种有效方式,而其依托的恰恰是科学技术的优势。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日本侵略南海的档案文献整理与编译(1898-1945)”(19YJCZH24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中国南海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