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文学作品中的海洋叙事与价值表达

◇张晓敏

海洋文学记述了人类从事海洋活动的历史,揭示了人类与海洋休戚与共的密切关系,并借助海洋阐发作者的社会意识、思想理念等。但无论从时间的维度,还是从空间的维度,不同国别的海洋文学又表现出不同的题材。

《荷马史诗》,古希腊文明的万花筒,有希腊的圣经”之誉。其中,《伊利亚特》中所记录的特洛伊战争可谓是当时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历经十年鏖战,希腊人终于踏上返乡之旅,结果却遭遇到风暴,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得以生还,其他人全部死于海难。《奥德赛》的故事则以倒叙的方法讲述了奥德修斯的十年海上历险。他率领的希腊将士遇到各种各样的海难,相继失去性命。而他本人却在各路神仙的帮助下,终于实现了与家人团聚的愿望。《荷马史诗》中的海难或源于神的愤怒、或源于神的诱惑,但归根结底源于人性的贪婪。特洛伊战争的实质就是一场以侵略和掠夺为目的的海战。希腊人的行为无异于海盗,富庶的特洛伊被抢劫一空,妇女和孩子被贩卖为奴。

作为历史上的“日不落帝国”,英国是靠海外掠夺与殖民起家的。英国海洋文学从一开始就与海盗、海外贸易、海外殖民密切相关。早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作品就彰显出鲜明的殖民色彩,如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普洛斯彼罗遭遇海难后发现了地中海附近的一座小岛,岛上原住居民凯列班在普洛斯彼罗眼中像一块乌黑的“泥块”,不仅奇丑无比,而且愚昧无知;在其他登岛人眼中,凯列班无异于一个“怪物”。虽然凯列班友好地接待了遭遇海难的登岛人,但是在普洛斯彼罗建立自己的王国后,凯列班不可避免地成为被殖民的对象,遭受着人格上的压迫。

如果说海外殖民的主题在《暴风雨》中初露端倪,那么康拉德则把它演绎到了极致。康拉德以反讽的笔触对英国殖民主义的海外扩张进行了无情地鞭挞。以《黑暗的心》为例,叙述者马洛溯刚果河而上,经历种种历险之后,最终见到了他的目标人物——“殖民英雄”库尔兹,此时的库尔兹已经形容枯槁,全然一具被物欲吞噬了灵魂的空壳。作为欧洲文明的象征,库尔兹既为欧洲文明带来了丰富的物质利益,又完成了对当地原始文明的征服。在这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中,欧洲殖民者以野蛮的手段奴役、压榨当地黑人,给这块大陆带来了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黑暗”。康拉德“将海洋和船上的生活环境作为一种手段,用以探索人类经验中的深刻的道德含义”。在他而言,大海以它的狂暴和无情向人的道德信念与意志力量发起挑战,它是“主宰他生命的女主人,和命运一样难以捉摸”。

爱尔兰文学的海洋叙事有着悠久绵长的传统,先是集中在东海岸,11世纪初期博鲁王在位期间转移到香浓河中部流域。爱尔兰人的海洋文化深受欧洲文明的影响。斯威夫特的《格列佛游记》以游记体的讽刺寓言,讲述了格列佛医生的航海遭遇。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讲述的虽然是三个人物在都柏林18个小时的生活经历,但是借用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人物奥德修斯的海上历险故事,创建了“一种以古指今的持续平行关系”,从而“使以徒劳感和混乱为特征的现代历史的广阔前景获得了表现形式和重大意义”。

不同于英国海洋文学中的殖民扩张主题,美国的海洋文学更多地体现了一种人与自然的关系。这种关系表现出两种不同的倾向性:一种倾向是人类试图征服自然,从而产生了人与自然的敌对关系。以麦尔维尔的《白鲸》为例,小说的主要矛盾冲突体现在被白鲸咬掉一条腿的亚哈船长和体型巨大、狡猾而凶猛的白鲸之间。亚哈船长代表了“现代文明”,而白鲸则是“海洋世界中浮游的大魔鬼”,是“恶毒力量的偏执狂的化身”。在“裴阔德”号已经收获丰饶的情况下,亚哈船长执意追捕白鲸,一方面体现了他征服自然的野心,另一方面体现了这个“现代文明人”的偏执与扭曲。正是他的野心与偏执致使全船人遇难,只留下一个讲故事的以实玛利。恩格斯说:“人类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了报复。”

另一种倾向则倡导人与自然的平等,主张敬畏生命的生态伦理。以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为例,老人敬重自然界中的任何生命形式。“大多数人对海龟都是残酷的,因为它被剖开、杀死以后,心脏依然还能跳动好几个小时。但是老人想,我也有这样一颗心脏,并且我的手和脚也和它们的是一样的。”在捕杀马林鱼时,老人心里想:“我从来还没有见过什么东西比你更大、更漂亮、更沉着、更高尚,兄弟。来吧,把我弄死吧。究竟是谁弄死谁我一点也不在乎。”显然马林鱼被老人看作是兄弟、是平等的对手。海明威借助《老人与海》提醒世人:自然不是用来征服的,人类只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一环,只有心存敬畏平等之心,人与自然才能和谐共处。

虽然中国古代文学及民间传说不乏海洋元素,诸如《山海经》《镜花缘》等,但海洋文学相对薄弱。即使“精卫填海”“鲧禹治水”的故事妇孺皆知,但正如李川所言,此类故事意在说明“唯圣人能通其道”的义理,而非有意为文学。可喜的是,自2008年9月中国首届国际海洋文学研讨会召开以来,宁波大学分别于2017年11月主办“构建蓝色诗学:第二届海洋文学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2019年11月主办“‘蓝色诗学’和‘命运共同体’建构——第三届海洋文学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此类文学研讨会催生了国内海洋文学研究的新态势。

2019年4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的讲话中提出的构建“海洋命运共同体”理念,既是我国发展海洋战略强国的要求,又为全球范围内的海洋治理指明了方向。海洋文学研究者也深受启发,为海洋文学创作与批评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本文系2021年度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现当代爱尔兰文学的海洋叙事研究”(21CWWJ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