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A08

“岛国”思维空间及其海洋拓展

◇孙晓光  张赫名

19世纪之后,西方崛起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既呼唤需要走向世界的工业产品,也呼唤可能走向世界的科学技术,而这种需要和可能变成现实的重要媒介则是海洋。海洋几乎成为近代以来大国崛起的必备条件。在经历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开始向西方学习,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都与海洋关联在一起,意图通过发展海权,跻身于世界大国之列。在自身海洋特性和西方传入的海洋思想的共同推动下,日本将自身的“岛国”思维空间拓展到海洋。

人文地理学学者认为,“在不同的环境信息作用下,人类各种活动的行为空间具有差异性”。尽管日本依托海洋实现国家崛起的活动是从明治维新开始的,但在此之前,依托有利的海洋地理环境,日本已逐步开始将目光投向海洋,有了初步的海洋发展指向。海洋的广袤性、连通性决定了人类海洋活动的范围具有广阔性、外向性的特征。日本作为“千岛之国”,国土四周被海洋包围,它东临太平洋,西隔东海、黄海、朝鲜海峡、日本海,同中国、朝鲜、俄罗斯相邻。海洋不仅为日本提供了丰富的物质资源,也为其国家安全提供了天然的保护屏障,其对外交流也是通过海路完成的。然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从海洋中获取资源,更多是日本民众谋生的自发行为,并未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日本在政府体制、管理模式等方面与其他大陆国家并无本质区别,“海岛”依旧停留在“缩微”的大陆层面。

那么,日本从何时起将目光转向浩瀚的海洋,又是从何时将其海洋活动由近海逐渐扩展到更广阔的外部世界的呢?据历史记载,大致可以追溯到倭寇时期。倭寇主要由镰仓时代以来日本西部一些名主、庄官、地头为核心的纯海盗帮以及武装商人集团和游牧民族等构成。他们在西部豪族的组织下,以对马、壹岐、北九州的松浦和濑户内海为据点,侵扰朝鲜半岛和中国大陆沿海地方。倭寇活动始自1223年寇掠朝鲜金州,及至南北朝时期,因南朝许多溃兵败将流亡海上,倭寇势力大增。1323—1422年的百年间寇掠朝鲜382次。倭寇不仅蹂躏了半岛南部沿海各地,且深入内地。在此期间,倭寇也开始频扰中国,中国滨海郡县深受其害。

从海盗活动历史看,他们除了劫掠食物外,还绑架陶工和其他有技术的劳动者,为地方的某些豪族(大名)服务。根据日本学者佐藤和夫的《日本水军史》记载,日本多数地方豪族都经营着一种称为“水军”的组织。所谓“水军”不是一支正式军队,他们只是地方豪族为了自身利益而雇佣的势力,该势力可以用于协助地方或中央讨伐他者,也可出海劫掠,为豪族赚取利益。此外,日本室町幕府与明朝之间实行“勘合贸易”,希望以此约束日本海盗活动,然而日本的豪族不满足于官方许可的有限贸易,由此形成了日本的“秘密”贸易集团,这些贸易集团与“水军”关系密切。通过贸易活动不仅促进了日本经济的发展,也提高了造船与航海技术,此后积极参与日本近代海军建设的很多有识之士,都来自这些“秘密”贸易集团。由此可见,这些“秘密”贸易集团的活动已经为后来日本向海外扩张奠定了认识世界的基础。

国土狭小给日本造成了巨大的生存压力,使日本产生对土地的强烈渴望。20世纪日本著名学者森岛通夫认为,“远离广阔的大地,在岛国上生活的日本人,有史以来就渴望土地”。从丰臣秀吉开始,日本就追求扩大日本的版图。丰臣秀吉对外妄言:“不屑国家之隔,山海之远,直入大明国,使400州尽化我俗,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此乃吾之宿愿。”

当大国诉求需要依靠扩张去打开时,“如何扩张”便成为日本统治集团头等关心的大问题。吉田松阴更是认为“没有武力的外交根本不足为靠”。吉田松阴也特别主张扩建海军,在《幽囚录》一书中特别指出,“船舰之于海国,譬之兽之有足,鸟之有羽翼”。向幕府提出“除大船之禁”,向西方学习先进造船技术。他主张造大船巨炮,以便对外作战。如果要和外夷作战,日本精神力量固然重要,但是利用哪种先进的武器,特别是和擅长海战的外夷战斗,无论如何也要以“快如箭的大船”来抵挡。这种“大船主义”不仅是攘夷的对策,在平时进行互惠通商的场合,或者航行五大洲,还是为了新日本的建设,都必须用它来推进下去。由此开了日本帝国主义炮舰政策的先声。在以武力扩张打开国运的基本国策确立之后,日本政府理所当然地把扩充军备作为其始终如一的基本任务。历届内阁尽管面临的国内外局势以及施政特点不尽相同,但是无一敢忘扩军的重要性,以及对具体扩军指标的制定与实施。甚至有的内阁认为,“虽然扩充海军与陆军相比,在事实上及经济上都至为困难,但实属国势上刻不容缓的最急事务,因此政府要求在本年度预算中扩充海军支出巨额的造舰费”。特别是每次战争结束后,日本都要掀起大规模的扩军宣传与扩军的浪潮。譬如,甲午战争之后的1896年,这一年日本陆海军军费达7300万日元,1903年又膨胀到1.5亿日元。每年国家预算的40%用于直接军费。甲午战争后,日本陆军由7个师团增加到13个师团,海军舰艇吨位由5万吨增加到20万吨。

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从倭寇活动至明治维新伊始海军的扩张计划,都表明日本的海洋活动空间由近海开始向更广阔的外部世界发展。这种海洋活动指向体现出日本国家发展的需要,也是由其独有的自然地理环境决定的。从这一角度上看,被海洋环绕、陆地面积有限的自然环境成为近代日本意图通过海洋实现扩张的地理条件。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日本侵略南海诸岛的档案文献整理、编译与研究(1898-1945)”(21BZS125)、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近代南海地缘形势与列强南海政策研究”(21BSS00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中国南海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