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的公民教育拓展

◇王春英

习近平主席向国际社会提出倡导建构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并阐明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丰富内涵。这种团结合作、平等互惠的理念一经提出就在世界上产生了强烈反响,获得了广泛共识。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政府一直主张疫情没有国界,在疫情面前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必须团结一致,共克时艰。我国政府和人民在抗击疫情的同时心系世界人民,致力于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彰显了这一理念的现实价值,极大提升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国际影响力。在未来的发展中,我们一方面要做好议程设置,进一步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国际传播,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将这一理念融入公民教育体系之中,提升广大人民群众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和相关知识储备,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现实中的价值延展做好相应准备。

人的类本质是构建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依据

大千世界,万物共生。人类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既与万事万物融为一体,又以其卓尔不群演绎出独特的生长脉络。自由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展示出人与众不同的类本质,使人与动物相区别,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成提供了内在依据。正如马克思所言,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动物只是在肉体的支配下生产自己直接需要的东西,而人却可以不受自身需要的支配进行全面的生产,因而,人是自由的。马克思进一步指出,动物不能把自己同自己的生命活动区别开来。它就是自己的生命活动。人则能使自己的生命活动本身变成自己意志的和自己意识的对象。他具有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在人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影响下,自然界成为人的作品,人在自己的创造物中反观自身。

值得注意的是,人的自由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从来不是某个孤零零个体的独有品质,而是人以“类”的名义在进化发展中呈现出的总体特征。当人的意识中萌生出“自我”概念时,无数个“他我”便与自我”相伴生,他们团结协作、携手并进,在社会实践的场域中,集结成共同体,通过对自然界的辩证否定实现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进而满足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求。这种日益紧密的联合不仅是人的社会本性使然,还源于人的生存和发展的内生需求。也就是说,共同体为人自由的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创造条件,离开共同体,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活动将无法实现。因此,马克思指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由此可见,人的类存在方式及因这种存在方式呈现出的类本质就蕴含着共同体形成的天然条件。在绵延赓续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在惺惺相惜中体味着共同体带来的呵护与安全,在共同体编织的社会关系之网中绘制自己的形象,在团结协作中使生产力发展和社会生活水平不断跃升。共同体不仅构成人类生命延续和社会发展的物质源泉,同时也在人类休戚与共的交往中成为他们共有的精神家园。

然而,伴随着私有制的出现,特别是近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人类的共同体逐渐发生异化,沦为特殊利益集团获取私利的工具,成为马克思所说的“虚假共同体”。正是基于此,我国政府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秉持对话协商、共建共享、合作共赢、交流互鉴的主基调,致力于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恢复人类结成共同体的初衷。

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内涵的

教育内容构想

建构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等相关教育议题的设置,为人民群众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指明了现实进路。

设置和平教育新议题。早在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然而时至今日,局部地区的战火依然绵延不绝,危害世界和平的因素还普遍存在,人们期待的持久和平并未到来。虽然我们无法在短期内通过有效措施消除破坏和平的所有诱因,但是积极开展和平教育,提升人们的和平素养无疑是从根本上消除战争、构建持久和平的有效措施。所谓和平教育不仅要致力于阐明战争带来的灾难,而且要针对导致战争的思想根源,从根本上改变部分人依靠暴力和对抗等手段化解矛盾的思维方式。真正的和平不仅意味着没有战火,更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友善。在国际社会上,将和平教育纳入公民教育体系中的做法并不鲜见,我国亦非常重视和平教育。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尚和平的民族,我们应结合构建持久和平世界的理念,深入挖掘内蕴于传统文化中的和平资源,同时借鉴国际上和平教育的积极经验,开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和平教育。特别是青少年,要通过和平教育使他们从小就在心中深埋和平的种子,助力其成长为世界和平的使者。

加强国家安全观教育。安全是个传统的话题,但在当今时代却有了全新的含义。在传统的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等问题的基础上,又在信息、文化、科技等领域呈现出安全问题的新样态,而且越来越多的安全问题跨越国界,成为世界的共同威胁。网络安全就是这种新样态的重要表征。随着世界经济和人们的社会生活对网络技术依赖的加深,网络安全影响的范围已经不仅局限于信息安全等领域,而是广泛渗透到世界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部门。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又使生物安全问题呈现在人们面前。面对安全领域复杂多变的形势,我们要积极对人民群众开展国家安全观教育,这就需要结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大力倡导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态度解决安全问题的主张,并且要加大宣传安全领域政策、法律的力度,提升公民的安全意识,预防危害国家安全利益行为的发生。

创新生态文明教育。随着人类经济发展步伐的加快,生态环境问题也日益严峻。如何有效保护自然环境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成为全球关注的议题。开展生态文明教育,提高公民的环保意识是许多国家采取的重要举措。生态文明教育虽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但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为生态文明教育带来了新的启示。首先,要提高关注生态问题的站位,从全球视角、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认识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意义。其次,一方面要从价值观层面反思导致生态危机的深层次原因,另一方面要从个体层面倡导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当前,引导公民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摒弃各种不良消费观对生态环境的间接影响,对生态文明教育提出了更高要求。此外,在社会经济发展领域弘扬共同繁荣的理念,在不同文明交流中秉持开放包容、美美与共的价值诉求,也是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框架下进行公民教育应着力思考的重要议题。

(本文系教育部示范优秀教学科研团队建设项目“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教学研究”(19JDSZK07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