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全球化重塑人类共同价值的中国方案

◇纪逗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此时代背景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既是一种全球治理的新理念和新实践,也是针对资本全球化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诸多矛盾和问题的解决方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世界范围内的实践,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内在地蕴含着超越西方现代性矛盾和资本对立逻辑,以及重建人类共同价值的精神诉求。这种对人类共同价值的追求,既是对当代资本主义全球治理体系的批判和超越,也是对马克思关于自由人联合体思想的时代回应。因此,需要在学理层面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内涵进行深入阐释。

全球性生产和生活网络的生成

当今世界具有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社会信息化和文化多样化的特点。尤其是随着知识经济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整个人类生产和生活的共同性趋势越来越明显,在民族国家之上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世界性的生产和社会生活体系。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峰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人类已经进入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各国利益休戚相关、命运紧密相连。全球性威胁和挑战需要强有力的全球性应对。当代激进左翼理论家哈特和奈格里针对当代世界发展的新趋势,在《大同世界》一书中指出,全球化创造了一个共同世界。无论如何,我们都在共享这个世界,这是个没有“外部的世界”。他们认为,当今世界人类的共同财富以物质形式和非物质形式表现出来。在物质形式上,地球及其生态系统,如水资源、海洋、土地、森林、大气层等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在非物质形式上,表现为观念、图像、信息、符码等非物质形式的生产,已经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生产的主要形式,它越来越多地生产出具有共同性的观念和社会关系体系。

因此,在全球化时代,人类对共同性的维护、生产和分配越来越具有关键意义,无论是生态意义上的共同性还是社会—经济意义上的共同性,都直接关系着地球上所有国家和人民的生存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对世界发展的新趋势做了生动描述,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共同性的日益生成,呼唤一种共建共治共享的新型全球治理体系。共同性已经成为全球化时代人类生产和生存的条件和基础,人类面临的生存和发展问题越来越需要整个世界共同面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主宰全球化时代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是顺应时代和历史发展趋势、引领时代潮流和人类文明进步方向的,是中国对世界文明作出的贡献。同时,它是对当代资本逻辑中共同性价值的独占和破坏的批判和超越。

对当代资本逻辑的批判和超越

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一方面产生了人类生产和生活领域的共同性趋势;另一方面,受资本利益最大化的驱动,这种生产方式不断以破坏共同性的方式来获得高额利润。哈特和奈格里针对当代资本主义剥削和统治的新形式指出,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资本不仅让地球处于其控制之下,同时也创造、投资并剥削所有的社会生命,根据经济价值的等级秩序对生命施加命令。人类共同享有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以及人的生命和社会关系都成为资本控制的对象,在这一社会境况中,社会整体和人类的生命都成了资本权力新的兴趣目标。为了实现资本在全球范围内获取最大价值,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冷战思维、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不断抬头。对抗还是合作,开放还是封闭,互利共赢还是零和博弈,关系到人类的前途命运和文明的发展方向。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既是对当代西方资本逻辑通过对共同性的独占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批判,在深层次上也是对西方现代性二元对立文化精神的超越。资本主义在本质上是建立在一部分人对另外一部分人的统治和剥削基础上的社会制度,权力、资本和法律之间形成一种共谋关系,是一种财治也是一种法治,实质上维护的是资本的权力。在自由、民主、平等虚假意识形态宣传下,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并非真正的共同体,在全球化日益发展的今天,资本主义新的剥削和统治方式越来越同人类创造的共同价值相矛盾。因此,在客观上世界需要建立一种超越资本主义固有的对抗逻辑和矛盾冲突的新型全球治理体系。我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内在地蕴含着重建人类共同价值的精神诉求。

对马克思“真正共同体”理论的

时代回应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是在经济全球化发展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条件下,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进一步拓展与创新。当代马克思主义不能毫无批判地接受资本主义及其全球治理模式,必须正视资本全球化给人类和自然带来的生存危机,同时针对时代状况和人的现实生存境遇,对马克思的“真正共同体”理论和人的真正解放给予现实回应。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最终指向的是每个人都获得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共享、共治的社会形态,人类共同价值的实现正是共产主义社会形态的本质特征之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蕴含着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真正解放的精神诉求,同时它根植于我国传统文化固有的和谐万邦、天下体系、天人合一等永恒的价值理念。它的本质特征是超越人与人、国与国、人类与自然之间的敌对状态,在辩证统一的基础上实现世界的和谐共生与共同发展。这一新的文化精神为当今世界走出人类生存危机和困境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被多次写入联合国文件,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世界人民的赞同,正在从理念转化为共同行动,产生了日益广泛而深远的国际影响。

在新的历史时期,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不仅是对马克思关于人类真正解放的精神诉求的继承和发展,而且在实践领域不断推动全球化朝着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和共赢的方向发展。在当今世界,西方国家在历史上曾经实行的霸权主义、殖民主义,已经不能适应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和共同性不断形成的历史趋势,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主题。实践证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在资本主义体系以及其主导下的全球秩序面临一系列困难和挑战的情况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和实践,为促进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精神理念和制度框架。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20世纪70年代后美国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批判理论研究”(18BZX02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