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A06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与现实基础

◇郑琪

21世纪人类不仅深刻体会和领悟经济全球化的内涵和影响,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对于生命、健康、发展和休戚与共的人类命运有了更加深入的思考。习近平总书记曾发出时代之问——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并向世界提出了中国方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向世人证明了人类是休戚相关、命运与共的,各国利益紧密相连,任何国家和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后疫情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涵、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原因和方式再度成为人们关注和热议的重点。人类命运共同体在政治、安全、经济、文化和生态等方面对其内涵进行了诠释,它不仅体现了中国新型国家关系追求的目标,还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了思路。

虽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是中国最早提出的,但是它却不是凭借一国或几国之力就能够实现的,因此探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原因是极为关键和重要的,它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辟道路。马克思认为人是“类存在物”,他从实践角度把人的自由自觉活动理解为人的“类本质”。人与动物不同,动物是与自己生命活动直接同一的,“它就是自己的生命活动”。而人把自己的生命活动视为意识对象,通过实践把本质力量对象化,人在实践活动中确认自身,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生动诠释着人的“类本质”。人作为在实践基础之上的“类存在物”,既不同于动物层面的类,又不同于孤立、封闭和抽象的“类本质”。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结成了一定的社会关系。人在自然界中与其他动物相比并没有什么显著的优势,人没有锋利的爪牙、无与伦比的速度、翱翔的翅膀等。人虽然无法凭借一己之力独自战胜环境恶劣的自然界,但是却通过结成一定的社会关系,共同去创造物质生活资料、共同劳动和应对自然,成功地实现了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的自然属性并不是把人与动物区分开来的根本所在,马克思主义认为,人们只有以一定的方式结合起来共同活动和交换才能生产,为了生产活动,人们彼此之间发生联系和结成社会关系。换言之,人是社会的人,人在社会活动中体现和表征着人自身,人不是孤立的、与他人无关的存在物,人的社会性才是人的本质属性。

文明多样性是人类文明丰富与繁荣的基础,是推动人类历史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动力。每一种文明都是人类历史长河中不可或缺的一支,世界各国的文化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与演变中兼收并蓄、取长补短,形成了今天多姿多彩、百花争艳的人类文明大观,多种多样的文明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贡献了力量,不仅为文明交流与互鉴提供了可能,还为自身文明的继承与发展注入了生机与活力。尽管文明冲突、文明优越等论调不时沉渣泛起,但文明多样性是人类进步的不竭动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是各国人民共同愿望。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经济全球化为重要特征,国家与国家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一国对他国的依赖程度和依存关系得到强化。在全球化背景下,人类的前途与命运愈发具有共同性,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国家合作和共赢成为国际社会的主旋律。可是,经济全球化并不是全球化的全部,当代全球化可谓一种总体性的全球化,从某种程度看其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文化。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就这样预见,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都将具有全球化特征,民族和地方的片面性和局限性不再可能,未来将逐渐形成一种由许多民族和地方演变的世界性科学、艺术、哲学、宗教和政治等。马克思恩格斯所谓的世界性科学、艺术、哲学、宗教和政治等,在某种程度上指的就是在经济全球化基础之上发展和演进的新型文化,它融入了新的文化精神和文化价值。资本主义精神、文化和国际交往等原则背后暗藏着深刻的经济动因,资本主义固有矛盾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痼疾,是其具有历史过渡性的必然原因。

与之不同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具有深厚的思想渊源和现实基础。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是在观察世界风云变幻、总结中国革命和建设成就基础之上形成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内在地蕴含了关切人类前途与命运的文化维度,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人类生存与发展遭遇前所未有挑战的今天,其现实意义更加彰显。国际交往原则和治国方略都应把人理解为人的最高本质,正是因为人是“类存在物”,“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所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个人是孤岛。人类的文明与进步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互助和合作基础之上的。如果把人与人的关系、国与国的关系理解为人与物的关系,特别是资本逻辑支配下的关系,这样的国家形成的共同体只能是“虚假的共同体”。因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要和基本前提就是文化认同,这种文化认同是各国在承认文化多样性的前提下,怀揣世界和他国合理关切,在发展本国经济时与他国形成良好的互助合作共赢关系,为人类的繁荣与进步贡献力量。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资本逻辑关系研究”(18BKS11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