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完善校园欺凌旁观者干预机制

◇邱小艳  李璐

 

近年来,我国校园欺凌事件时有发生,如何防治校园欺凌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欺凌是一种群体现象,除欺凌者和受欺凌者外,旁观者也以不同的角色卷入到欺凌中,包括“为虎作伥”的协助者、煽风点火的强化者、挺身而出的保护者和袖手旁观的局外人。以往的研究发现,欺凌发生时大多有旁观者在场,旁观者的态度和行为不仅直接影响欺凌事件的走向,还会影响受欺凌者被欺凌后的心理适应以及未卷入的学生对校园安全的感知。因此,校园欺凌的防治不能仅仅着眼于欺凌者和受欺凌者,还应关注为数众多的旁观者。鉴于此,本文通过总结国外具有代表性的欺凌旁观者干预项目及经验,以期为我国校园欺凌的防治提供借鉴。

国外旁观者干预项目

国外具有代表性的旁观者干预项目有芬兰的反欺凌(KiVa)项目,美国的迈向尊重项目(STR)、STAC项目以及意大利的友善干预(Befriending Intervention)项目。

KiVa项目由芬兰图尔库大学研发,KiVa是芬兰语“Kiusaamista Vastaan”的缩写,意为“反对欺凌”。基于欺凌的群体互动理论,KiVa旨在减少旁观者对欺凌的协助与强化,增加支持受欺凌者的行为以减少欺凌。KiVa包括普遍行动和焦点行动两部分。普遍行动主要是由班主任主讲的系列反欺凌课程以及与之有关的虚拟学习环境,例如针对小学生的反欺凌电脑游戏以及面向中学生的互联网论坛“KiVa街”,旨在强化反欺凌的知识和技能。此外还有家长指南,其中包括有关欺凌的信息以及家长如何预防和减少欺凌的建议。反欺凌课程的核心内容如下:一是提升认识,了解欺凌的严重性与危害,了解欺凌的群体机制,引导学生意识到旁观者在欺凌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及其影响;二是促进旁观者对受欺凌者的移情式理解,培养其同情心;三是教授应对策略,使旁观者知道如何有效阻止欺凌,如何为受欺凌者提供支持与保护,提升效能感。课程学习采用观看视频、角色扮演、讨论、小组任务等多种形式。焦点行动通常是由三名教师组成的KiVa团队及班主任对已发生的欺凌事件进行干预。团队除了与卷入欺凌的学生进行多次会面和谈话之外,班主任还会从班里挑选2—4乐于助人的同学,为受欺凌者提供支持。系列研究表明,KiVa能有效降低欺凌与受欺凌的发生率,减少旁观者协助与强化欺凌的行为。

STR由美国儿童委员会于1997年研发,主要通过增强教职工防治欺凌的意识和能力,提升学生的责任感以及社交—情感技能,促进积极的旁观者行为以减少欺凌。项目主要包含针对教职工的培训、针对学生的反欺凌课程以及发放给家长的学校反欺凌政策副本与课程讲义。反欺凌课程以班级为单位实施,主要通过社交—情感技能训练使学生懂得如何建立积极的同伴关系,如何进行情绪管理以及如何识别、阻止和报告欺凌行为,帮助学生区分“报告”与“告状”,引导学生做一个有责任心的旁观者。在教学策略上主要采用直接指导、大组与小组讨论、技能练习和互动游戏。课程结束后,教师让学生阅读与欺凌有关的文献,进一步探索与欺凌相关的主题,强化干预效果。研究表明,STR能有效提升旁观者的责任感,改变学生对欺凌的态度、行为以及学校氛围,降低欺凌与受欺凌的发生率。

尽管KiVa和STR这类学校整体性干预项目对减少欺凌很有效,但对很多学校而言可能不切实际,因为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还需要管理人员、教师、学生、家长,有时还包括教育专家的全程参与。因此,如何设计耗时少、成本低的反欺凌项目显得尤为重要,STAC便应运而生。

STAC由美国博伊西州立大学开发,是一个简短的、专门针对旁观者的欺凌干预项目,旨在教学生识别欺凌并积极干预。STAC由辅导员从各年级选出一些责任心强且具有领导力的学生担任保护者,每年进行一次90分钟的培训,保护者的数量随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以改变整个学校的氛围。STAC帮助学生识别不同类型的欺凌、了解与欺凌有关的不同角色以及欺凌的危害,并重点教授学生四种干预策略:一是喧宾夺主,训练学生用幽默的方式来干预,以转移注意力;二是转介,向可靠的成年人报告并寻求帮助;三是陪伴他人,通过陪伴受欺凌者传递关心与支持;四是训练同理心,告知欺凌者他/她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引导其体会受欺凌者的感受,培养同理心。学生根据自己的个性及实际情况选择最适合的策略,比如当发生身体欺凌或不知该如何干预时使用转介策略。在训练形式上,采用破冰活动、听讲解、观看视频及角色扮演等多种形式。培训结束后辅导员与参与者每两周会见一次,持续跟进策略的使用情况、效果、面临的问题等并给予指导。研究发现,STAC可以有效提高参与者的干预能力,增强干预的信心。

与STAC类似,友善干预也是一个基于同伴支持的短程旁观者干预项目。干预分五个阶段:一是班级干预,通过活动培养学生的亲社会与助人意识;二是挑选同伴支持者,通过自荐或同伴提名的方式从各班选出3—4名同伴支持者;三是培训,对同伴支持者进行培训,培养其倾听、沟通等技能;四是工作,培训结束后,同伴支持者在班级开展工作,为指定的受欺凌者提供支持,教师每周或每两周与其会面一次并给予指导;五是传递,领导小组对班上其他孩子进行培训,使越来越多的孩子参与其中。

对我国的启示

上述国外关于校园欺凌旁观者的干预项目各有特色,可以为我国提供很好的启示与借鉴。

一是既要重视对欺凌者和受欺凌者的干预,也要重视对旁观者的干预。目前,我国的干预主要针对欺凌者和受欺凌者,尚缺乏针对旁观者的干预项目。前已述及,旁观者在促进或防止欺凌中具有重要作用。而且,相比改变攻击性强的欺凌者,改变旁观者要容易许多。因此,应注重将旁观者纳入干预项目,充分发挥旁观者在欺凌防治中的作用。

二是既要因地制宜,也要因校制宜。干预项目的选择既要考虑地域间的差异,也要考虑学校间的差异。对于经济发达地区、办学条件优越的学校,可选择全校性的反欺凌项目,而对于经济欠发达、资源相对匮乏的学校,可选择STAC这类成本低的干预项目。

三是既要以理服人,也要以技强人。一方面,要引导学生充分意识到欺凌的危害以及旁观者的作用,提升学生的反欺凌意识;另一方面,要教给旁观者一些安全、有效的应对策略,提升其干预的能力与信心。以往研究发现,缺乏有效的应对策略是导致旁观者不干预的重要原因。上述旁观者干预项目都注重教给旁观者一些应对策略,这是值得借鉴的。

四是既要注重干预内容,也要注重干预形式。一方面,要精心设计反欺凌项目的内容,做到内容丰富且有针对性;另一方面,也要避免说教,可以采用观看视频、情境讨论、角色扮演等丰富多彩的形式提升旁观者的反欺凌意识与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国外的旁观者干预经验可以为我国提供借鉴,但鉴于文化及体制差异,不能简单照搬。中国在借鉴的同时也必须立足本国的现实状况进行本土化的改良与创新。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良心对中学生欺凌参与角色的影响机制及干预对策研究”(21YJA880051)、湖南省教育厅重点项目“良心对中学校园欺凌旁观者行为的影响机制及干预研究”(18A47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学院教师教育学院;湖南农业大学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