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总结国外校园欺凌防治对策

◇唐君

校园欺凌具有跨文化的普遍性与危害性。校园欺凌频发不仅会影响欺凌者、受欺凌者以及欺凌旁观者的身心健康,还会影响校园安全以及社会稳定。因此,如何防治校园欺凌既是学术界的一大研究热点,也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针对校园欺凌问题采取了一系列防范和干预举措,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我国也高度重视校园欺凌的治理问题,2016年至今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法规并开展了校园欺凌的专项治理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我国的欺凌防治起步相对较晚,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一定的差距。研究和总结国外校园欺凌防治的主要举措和经验,可以为我国防范和应对校园欺凌提供参考。

国外校园欺凌防治的主要举措

美国、挪威、芬兰、英国等国家采取了多种措施来防治校园欺凌问题,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法德并重,将“法治”与“德治”相结合。制定和出台有关欺凌防治的法律是国外防治欺凌的首要举措。英国早在1986年就通过了包含防止校园欺凌条款的《1986年地方政府法案》,1998年颁布的《1998学校标准与框架法》明确了学校的反欺凌义务,并规定学校必须制定反欺凌政策。澳大利亚2003年颁布了《国家安全学校框架》,从国家层面确立了欺凌防治的目标和原则,并对学校反欺凌政策的制定提出了明确要求。澳大利亚各地也相继出台反校园欺凌的法律和政策,比如堪培拉颁布了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公立中小学反欺凌、反骚扰和反暴力法案》,新南威尔士州出台了《校园欺凌预防及应对政策》。美国的立法治理较完善,50个州都制定了反校园欺凌的法律和政策。日本于2013年颁布了《校园欺凌防止对策推进法》。这些国家在注重“法治”的同时,也注重“德治”。比如,美国的期望尊重项目(Expect-Respect Program)教育学生要互相尊重,帮助学生识别尊重行为和无礼行为,并教授学生终止无礼行为的策略;美国的积极行为干预和支持项目教育学生要有礼貌、有责任心。澳大利亚以价值观教育为切入点来防范欺凌,引导学生学会尊重、理解和包容他人。德国从小对学生进行“善良”教育,通过饲养小动物等方式培育学生的同情心,从根源上预防校园欺凌的发生。

二是防治并行,将欺凌预防和欺凌治理相结合。以芬兰的反欺凌(KiVa)项目为例,KiVa包括普遍行动和聚焦行动两部分。普遍行动是针对所有学生采取的欺凌预防行动,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举措:一是在班级层面实施的反欺凌主题课程,旨在培养学生反欺凌的态度,提升其对受欺凌者的同情心,培养其应对欺凌的自我效能感。二是创设与课程主题紧密关联的虚拟学习环境,含针对小学生的电子游戏以及针对中学生的互联网论坛“KiVa街”,为学生提供了一个运用反欺凌知识和技能的机会。三是发放家长指南,张贴反欺凌的宣传海报,课间休息时监管教师穿着亮色马甲,以营造反欺凌的学校氛围。聚焦行动则是在欺凌事件发生之后对欺凌者及受欺凌者采取的针对性干预措施。每所实施KiVa项目的学校都有一个由3名教师或教职工以及班主任组成的团队,负责处理学生报告或目睹的欺凌事件。KiVa团队与卷入欺凌的学生单独会面并进行系列谈话,引导欺凌者,为受欺凌者提供支持与帮助,并鼓励学生为受欺凌者提供支持。团队会持续跟进,直至欺凌不再发生。

三是多方参与,构建以学校为基础的整体干预体系。基于学校的整体性干预是国外使用最广泛的干预策略。研究发现,针对整个学校的干预措施比仅通过反欺凌课程或社会技能培训干预更有效。目前,国外有影响力的欺凌干预项目,比如挪威的奥维斯欺凌预防项目(OBPP)、芬兰的KiVa项目以及美国的迈向尊重项目(STR),都是基于学校的整体性干预项目,注重学校管理人员、教师、辅导员、心理专家、学生、学生家长等多元主体的参与,从多个维度进行全方位的干预。OBPP主要从学校、班级、个体三个水平进行干预,有时还包括社区的参与。学校层面成立欺凌防范协调委员会,对全体教职工进行培训,针对全体学生进行欺凌发生率调查,制定反欺凌的学校政策,加强对操场、食堂、卫生间等场所的监管。班级层面制定反欺凌的班规;召开反欺凌的主题班会,开展反欺凌的专题讨论及活动;定期召开家长会。个体层面与欺凌者、受欺凌者及其家长会面并交谈,制定干预计划。与之类似,STR和KiVa项目也包含学校(制定反欺凌政策、教师培训、发放家长指南或课程讲义)、班级(反欺凌课程或活动、反欺凌班规)、个体(与欺凌者及受欺凌者交谈、进行心理干预)三个层面的干预,多元主体积极参与。

借鉴与反思

上述国家采取的防范和干预措施对我国校园欺凌的防治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结合我国国情,笔者认为我国的欺凌防治应从以下方面予以加强和完善。

第一,既要依法治人,也要以德育人。首先,要尽快出台有关反校园欺凌的专项法律与制度,使欺凌的防治有法可依。尽管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了校园欺凌的防控与处置机制,但我国目前尚没有反校园欺凌的专项法律,因此有必要建立健全反校园欺凌的法律体系。其次,要加强思想道德教育,引导学生“崇德向善”,教育学生尊重他人、友善待人、关爱他人、珍爱生命、不恃强凌弱。

第二,既要注重事后治理,也要注重事前预防。我国目前较注重欺凌的事后治理,在事前预防上还有待加强。在欺凌的预防方面,一是要创设一种关怀、尊重、包容和支持性的学校文化,以文化人;二是要制定明确的学校反欺凌政策,对欺凌“零容忍”;三是开展反欺凌的活动或开设反欺凌的课程,提升学生的反欺凌意识;四是加大对欺凌高发场所的监管力度,防患于未然。在欺凌的治理方面,一是学校要成立反欺凌机构,及时应对并妥善处理欺凌事件;二是对欺凌者及受欺凌者进行心理干预,减少欺凌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三是班主任要及时与卷入欺凌的学生家长进行沟通,调解冲突以免矛盾升级。

第三,既要全面育人,也要全员育人。一方面,教师要关注和关爱全体学生,关注学生德智体美劳各方面的发展,不将考试分数作为评判学生的唯一标准,避免因教师偏心或学业歧视等引发的欺凌问题。另一方面,学校行政管理人员、全体教职工、学生家长以及社会工作者都应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校园欺凌的防治工作中,协同育人,各司其职,充分发挥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的合力。目前,我国的欺凌防治以学校为主,家庭和社会力量参与不够,尚未形成合力。欺凌防治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整合多方面的力量方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良心对中学生欺凌参与角色的影响机制及干预对策研究”(21YJA88005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学院继续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