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国外校园网络欺凌的干预策略

◇朱晶

随着互联网的广泛普及和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欺凌已成为校园欺凌的新形式。有学者认为,“网络欺凌是个人或群体通过电子通信形式,反复多次针对一个难以保卫自己的个体故意实施的一种攻击行为”。尽管学界目前对校园网络欺凌的定义不尽相同,但其核心要义是“校园里个人或群体通过网络通信形式反复针对另一方的一种蓄意攻击行为”。这种行为具有校园欺凌的本质特征和内涵,是校园欺凌在网络空间的移植和延伸。相比传统的校园欺凌,网络欺凌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持续性更强,类型多样、内容多变且施害者没有时空限制,更易隐蔽,危害性更大。网络欺凌不仅严重影响受害者的身心健康,造成不安全感,导致情绪紧张、低自尊、焦虑抑郁等多种问题,还会让欺凌者产生更严重的欺凌行为,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主要措施

为了应对日益凸显的校园网络欺凌问题,一些发达国家采取了诸多措施来防治,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主要措施总结如下。

重视立法,完善法律惩戒体系。通过法律建立校园网络欺凌的惩戒体系是各国治理校园网络欺凌的基本经验。美国特别注重用法律手段防治网络欺凌,联邦政府颁布了《梅根·梅尔网络欺凌预防法》,规定网络欺凌适用刑法上的骚扰罪,被告将处以罚金,或判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两者并处;美国的《学校及家庭网络教育法》,也明确了学生网络安全教育责任,防范各种网络欺凌。除了国家层面的法律,美国50个州全部有自己的反校园欺凌法,大部分州针对校园网络欺凌制定了详细的责权守则,将惩罚权交给学校,真正用法律支撑校园网络欺凌“零容忍”政策。澳大利亚参议院通过的《加强儿童网络安全法案》旨在规范社交网络内容以遏制网络欺凌,并通过罚款和设立儿童网络安全专员来监督该机制运行。日本制定的《青少年互联网环境整备法》指出,国家、地方公共团体、学校和家庭对防范学生受到网络欺凌负有责任与义务,该法特别对网络运营商、监护人应承担的责任做出了明确规定。

创新技术,净化网络空间。通过创新技术净化网络空间是各国防治校园网络欺凌的有效途径。日本规定终端设备公司、网站和网络平台等通信服务商有义务为青少年提供过滤软件,免费进行信息过滤服务。英国政府加大财政投入,设立网络信息安全技术机构,专门为校园网络欺凌行为的受害者开发24小时在线服务平台,还在学校推广tootoot”应用软件,接受匿名举报网络欺凌事件。美国网络平台服务商设有网络内容分级平台和信息分级筛查系统,通过系统自动筛选网络欺凌的相关内容,设立警示标志,提供通知、移除、屏蔽、过滤和删除等服务,并通报学校和网络欺凌监察部门等。澳大利亚则设置网络安全专员办公室处理未成年人有关网络欺凌或网上威胁、恐吓、骚扰和辱骂等行为的投诉,一经核实,第一时间要求社交媒体或网络运营商从平台上删除相关信息,降低影响。

多维一体,构建教育援助体系。通过政府、社会、学校和家庭等多方力量反网络欺凌是各国防治网络欺凌的生态路径。英国特别重视防治体系的构建,积极调动全社会力量防治网络欺凌。政府负责出资搭建网络欺凌在线分享和互助平台,社会公益组织在政府搭建的平台上自主开展“网络顾问”等援助帮扶项目,学校和家庭则在政府和社会组织的指导下加强学生网络安全教育。此外,政府还在每年11月举办全国性的反欺凌周活动,专门设置“校园网络欺凌宣传日”,加强防治知识宣传教育。澳大利亚整合防治力量,动员政府、社会组织、学校和家庭等力量共同参与校园网络欺凌防治,共同组建专班,实施专项计划,如“反欺凌网络组织”“零欺凌澳大利亚基金会”和“澳大利亚无欺凌计划”等,明确各方职责,营造群防共治的氛围。日本与澳大利亚相似,由社会各方共同组建“咨询委员会”和“儿童安全对策支援室”等专门机构,编印出版《反校园网络欺凌指南》等,发挥各方优势,为校园网络欺凌的预防和处置提供专业意见。

加强我国校园

网络欺凌治理

校园网络欺凌是一个国际性的社会问题,一些发达国家高度重视,积极应对,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法律保护体系和防治策略,其经验值得我国借鉴。结合我国校园网络欺凌治理的现状,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努力与完善。

完善立法,明晰责权。国家层面的法律和地方政策法规是预防和治理校园网络欺凌的后盾屏障。2021年6月1日,我国开始施行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该法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通过网络以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形式,对未成年人实施侮辱、诽谤、威胁或者恶意损害形象等网络欺凌行为”。但我国目前尚未出台防治校园网络欺凌的专门法律和地方性法规,对网络欺凌的内涵与防治权责还缺乏清晰的界定。因此,有必要出台相关法律条文或通过司法解释形式将校园网络欺凌纳入法律范畴,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让欺凌者受到惩戒,受欺凌者得到保护,相关网络服务提供商和学校、家长予以责任追究。

加强监管,平台自律。一是要加强对网络服务提供商的监管,实行网络平台准入制,严把入网关。网络信息管理部门要坚决关停服务质量差、安全系数低和对发布内容审核不严格的网络平台,净化网络环境。二是加大财政投入,开发专门的网络巡检系统,确保网络信息的真实性和安全性。网络服务商要通过技术手段对涉及校园欺凌的信息进行自动过滤和屏蔽,对不良信息进行预警,让欺凌行为丧失滋生的土壤。三是提升网络行业安全文明与法纪自律意识,网络信息平台要加强内容审核,实行实名注册信息发布制,主动构建反校园网络欺凌系统,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制止网络欺凌行为,防止信息扩散。

共育共治,形成合力。政府、学校、社会组织和家长通力合作,共同预防和治理校园网络欺凌。一是重视校园网络欺凌问题,积极协调校地合作和家校合作,统筹开展校园网络欺凌防治工作。二是学校要将反网络欺凌教育纳入“文明校园”和“平安法治校园”的教育内容,编写防治手册和校本教材,结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反对校园暴力和欺凌包括网络欺凌国际日”,举办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专题教育活动,营造浓厚的教育氛围。三是社会组织要利用专业力量与学校共同搭建教育和干预处置平台,及时为受欺凌者提供信息和心理援助,完善援助服务体系。四是家长要加强监护,提高自身网络素养,营造良好的家庭教育氛围,引导孩子文明科学使用网络。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良心对中学生欺凌参与角色的影响机制及干预对策研究”(21YJA88005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科技学院纪检监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