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A09

进一步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陈鹏宇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虽然我国已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但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基础仍然薄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旧突出。与此同时,西部地区自然资源丰富且生态环境脆弱,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进入新发展阶段,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奏好发展和保护交响曲,是西部欠发达地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重要任务。

生态产品这一概念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标签。2011年正式发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首次提出了“生态产品”的概念,即维系生态安全、保障生态调节功能、提供良好人居环境的自然要素,包括清新的空气、清洁的水源和宜人的气候等。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我国“十三五”规划也明确要求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要积极探索推广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路径,选择具备条件的地区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试点。

而生态系统服务,是指直接或间接增加人类福祉的生态特征、生态功能或生态过程。无论是生态产品还是生态系统服务,其关注的都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理解生态产品的概念,可从生态”和“产品”两个关键词入手,首先是体现在生态领域,其次拥有产品属性。也就是说,生态资源的产出是可持续的和满足人类消费需求的,并且人类需要给予相应的价值认同。生态产品和传统的物质产品、文化产品不同,具有多维特征,表现为直接经济价值和间接经济价值。如生态农产品可以直接进行交易,其关注点在生态溢价方面;森林康养、生态旅游等生态文化服务产品,其关注点在生态产品的附加值方面;生态重点功能区等公共资源产品,并没有直接经济价值体现,而是为人类提供气候调节、空气净化等功能,其关注点在生态补偿方面。

因此,着力推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建设需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首先,进一步完善政府主导下的生态补偿机制。针对具有公共资源属性的生态产品,要树立全局思维,坚持全国一盘棋,积极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充分利用生态补偿、税收调节等手段,坚决筑牢西部生态屏障。一是要强化生态保护专项转移支付和专项补偿,对承担重要生态功能的生态保护地区提供一定支持,将其外部价值在更大范围上内部化。二是要强化税收调节,通过税收提高生态产品价格,探索碳税、生态税等,引导消费者形成生态产品概念。三是对于重点生态功能区等禁止开发区域内的商品林等,可通过政府赎买、购买等方式进行置换;对于生态脆弱地区,应加快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切实提升所在地区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和生物多样性。

其次,进一步推动市场化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针对具有使用价值的生态产品,可重点围绕三个方面推动其价值实现。一是完善权属市场交易。随着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西部地区将大有可为。加快建立健全由许可证、配额或其他产权形式构成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交易体系,以市场化的方式实现碳排放权、排污权的合理分配与公平交易,把西部生态产品的非市场价值合理转化为市场价值。二是强化生态物质产品的生态溢价。强化生态农产品、林产品、畜牧产品等溢价,加强绿色或生态认证,借助地理标志等手段,让西部欠发达地区的生态产品“适得其价”。三是促进生态文化服务产品的市场交易。做好“生态+”文章,在融合创新上下功夫,使生态投资成为有效投资,创新发展具有地域特色的生态旅游、生态康养、生态休闲等产业,实现生态保护和产业发展双向增益。

最后,进一步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相关制度。我国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仍处于起步阶段,必须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聚焦全过程、全链条进行制度设计,强化制度供给。一是要定权。加快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通过推进自然资源确权登记,明确所有权,规范使用权,激活转让权,保障收益权,为生态资源分类施策、有效保护和开发利用提供重要前提。二是要核算。坚持以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为指导,聚焦生态产品的交换价值,开展生态产品交换价值评估,建立规范统一的统计监测核算体系,明确不同属性生态产品的价值核算方法和技术规范。三是要认证。推动制定绿色产品的标准、认证、标识体系,推进绿色产品信用制度建设,强化信息公开和政府监管,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增值。四是要引入。积极引入金融机构、社会资本等参与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过程中。创新绿色金融产品和生态产品价值转化路径,探索组建“生态银行”“湿地银行”等,实现生态资源的收储整合和市场化运作,使生态资源尽快向生态资产、生态资本转化。

(本文系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重大课题“贵州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与经济高质量发展双向驱动融合路径研究”(21GZZB2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贵州财经大学绿色发展战略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