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A10

去美元化趋势下的人民币国际化

◇李艳丰

当下,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存在严重缺陷。各国纷纷推进外汇储备多样化,增加对非美元货币的投资,推进贸易伙伴国之间本币结算,提高本国货币自主权。人民币要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货币,还需进一步完善货币国际化推进战略,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行动

俄罗斯在能源商品和美元资产领域快速去美元化。为提高经济主权和经济安全,俄罗斯推进本币结算且降低美元外汇储备占比以构建不受美元约束的货币支付体系。俄罗斯与欧洲、中国加大卢布、欧元和人民币在能源领域的本币结算。据相关数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俄罗斯与中国之间贸易额美元结算占比为46%,欧元占比达30%,本国货币占比为24%;在欧亚经济联盟的框架内本币贸易结算占比达72%。同时,俄罗斯央行推动储备资产多元化,降低美元国债持有量,增加欧元、黄金和人民币储备资产。美元储备资产占比从43.7%降至21.9%,欧元储备占比提升至32%,黄金储备占比达到23%,人民币储备占比提升至15%。

欧洲开启去美元化进程。美国对伊朗进行金融制裁加剧欧盟“能源供应中断”风险,这将显著增强欧洲货币主权意识和防范美元风险动机。欧盟委员会曾指出应发挥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更大的作用。尽管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的占比稳定在20%仅次于美元,然而欧盟每年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有80%以美元计价,其中大部分能源来自俄罗斯和海湾国家而非美国。伊朗被排除在美元支付体系之外,欧盟为保障与伊朗正常贸易而设立INSTEX系统,即欧盟—伊朗结算支付体系。该结算机制通过“以物易物”的模式,使欧洲企业绕过美元支付以解决贸易问题,是“去美元化”的开始。

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降低对美元货币体系的依赖。自2009年推出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业务以来,中国在对外经济往来中加强发挥人民币计价结算、交易媒介和价值储藏的国际货币功能。既避免国际汇率波动风险,又维护中国的货币主权。截至2020年底,中国跨境贸易人民币使用占比为21%,2020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占比达2.13%,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和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人民币在全球的影响力不断提升。首先,推进人民币结算。中国不断深化与金砖国家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合作推进本币结算。同时,实现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结算的突破,原油期货交易人民币计价,进口铁矿石人民币跨境结算。其次,建立人民币和相关国家货币之间的联动性。随着中国贸易地位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开始将人民币作为锚定货币。伊朗和委内瑞拉因受美元制裁,将本国货币锚定人民币,新西兰央行宣布用人民币取代澳元成为新西兰贸易加权指数中权重最大的货币。再次,推进外汇储备多元化使用。降低对美元国债的投资,中国将美元外汇储备转换成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资本输出。中国推动创建包括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在内的开发性金融的国际组织。外汇储备多元化降低美元贬值风险,同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将使中国获得更多人民币跨境金融交易。

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去美元化进程朝着多种货币充当全球本位货币的方向发展,中国该如何应对不断去美元化的全球金融体系?人民币国际化该如何顺应国际货币体系深刻调整以保障国家经济安全?要成为真正的世界货币,还需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基础。

提高科技创新能力,推动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形成以国内市场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只有拥有强大的自主创新能力,才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把握先机、赢得主动。同时,积极推进“一带一路”、落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核心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战略,努力维护全球多边贸易规则和秩序。中国企业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配置全球资源、布局生产,推动供应链调整、产业结构升级和价值链跃迁,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提高企业和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地位和竞争力,有利于增强市场主体对人民币购买力的信心,同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根本动力。

稳妥推进金融改革与开放。金融开放促进制度规则的完善,促进金融制度的供给。优化中国金融结构以支持创新和产业发展的同时,满足境外实体企业、投资机构等市场主体持有人民币资产的风险管理需求。从正面清单管理向负面清单管理转变,构建合理的金融市场与金融机构体系。金融市场主体和金融产品的多元化有助于金融市场的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机制的形成。高水平的金融开放有助于提高国内经济效率和金融效率,有助于构建透明且稳健的货币政策框架,有助于提高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信誉。

畅通人民币国际化全球循环路径。人民币要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需要在全球形成统一、具有深度和较高流动性的离岸人民币交易的网络和体系。目前全球前四大人民币离岸中心呈现中国香港、英国、新加坡、美国的地理分布格局。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推进,离岸人民币市场规模不断扩张。以人民币离岸基准价格为基础,丰富离岸人民币投融资、外汇即期、远期和衍生产品的货币对交易。同时为离岸市场主体提供人民币固定收益证券和权益类资产实现投资组合的保值与增值。密切人民币离岸与在岸之间的资金流动和业务往来,畅通人民币全球循环路径。

完善本币优先和本币使用的支持体系。从商品和资本的人民币跨境结算到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人民币的使用需打通全产业链实现本币优先服务经济实体的目标。首先,需优化跨境人民币使用生态环境。通过国内自由贸易试验区进行本币优先的金融创新,建立互惠互利的新型货币合作的国际关系。在产业结构的对外转移过程中,用人民币来实现对外投资,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用美元或者用其他国际货币。其次,本币优先还需要中资银行进行金融创新和管理创新,从需求挖掘、产品设计、资金监管等各环节提供本币跨境金融服务,促进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和投融资。最后,要发挥中国市场规模优势,推广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现货,发展石油等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率先国际化的路径研究”(20BJL061)、湖南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纳入SDR后人民币国际化演进机制研究”(17YBA054)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财政经济学院财政金融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