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A07

粤港澳大湾区语言服务助力全球治理

◇段寻  杨体荣

全球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因全球变局和疫情影响而凸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语言服务在国家区域协调与全球治理中起着桥梁作用。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构建内外协调互动的发展战略,与构筑“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不谋而合。具体来说,将“一带一路”建设中的语言服务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的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相结合,能发挥区域的集群优势,将语言服务资源与需求同区域发展紧密结合。做好粤港澳大湾区语言服务建设,是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一个关键目标,也是全球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核心目标。

分区域推进语言服务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的语言呈现复杂化和多样化的特点,具有三种语言制度和多语生态。首先,大湾区传统的语言种类丰富多样。广东省主要以粤语、闽南语以及客家话三大方言为主,还零星地分散着一些小型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如西南官话和瑶族语等。其次,外来语言较多,语言生态的多样性较强。改革开放以来,粤港澳大湾区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外来语言,直接提升了该区域的语言生态多样性。最后,区域内语言差异明显但又相互融合,尤其是我国香港特区和澳门特区因历史原因,语言发展表现出的差异性较大,促使粤港澳大湾区形成了独特的语言生态。鉴于粤港澳大湾区语言构成的多样性和差异性,有必要分区域推进语言服务发展。

第一区域是以广州和深圳为中心的核心城市群,该区域语言的主要特点是普通话和粤语交替使用,但在大多数生活场景中人们使用的语言为粤语。改革开放以来,广州和深圳等珠三角地区不断吸引着其他地区的人口。据我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广东省自2010年以来的常住人口增长达20.81%,人口增量位居全国首位。深圳外来人口的比重大于本地人口。巨大的人口基础、快速的人口增量为语言服务发展提供了优势条件。该区域对于语言使用的需求主要是基于日常交流,因而普通话通行程度比较高。但在小部分外来人口集中生活的区域,各地方言也占据一定的比例,表现出多语杂糅共存的局面,给语言服务带来了挑战。

第二区域是以香港和澳门为中心的节点城市群,具有突出的国际化与本土化相连接的优势。这一区域的语言特点是“两文三语”,即中文和外文同时存在,粤语、英语/葡萄牙语的交替使用,普通话为辅助语言。由于传统的语言基础和内地周边居民的迁入,粤语在该区域仍然处于主导地位。由于近代被殖民历史,英语和葡萄牙语在该区域的使用占比也很高,并且随着经济贸易的发展,这两种外语的使用率会继续增高。港澳是国际知名的城市,是推动以语言服务落实“一带一路”建设目标、粤港澳大湾区协调发展战略和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基础。

第三区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边缘城市群,如肇庆市、惠州市等,该区域是语言服务参与全球治理中的后备力量与扩展区域。这部分区域都以各自的方言为主,其中闽方言和客方言占据较大比重。该区域尤其体现了多言多语的语言生活现状,不同的城市使用不同类型的方言,甚至在镇、村等更小的行政单位,语言都存在着差异。随着国家语言文字工作的推进,年轻人开始更多使用普通话进行日常交流,但是老年人对普通话的学习较少,仍然以方言为主。因此,这一区域主要面临的是通用语言与传统方言之间的共存问题。

区域语言服务面临发展难题

在对粤港澳大湾区语言服务发展基础进行类型学分析的基础上,我们有必要探讨推动区域语言服务发展并参与全球治理时存在的问题。

在第一区域中,语言多样性和语言资源建设的问题尤为突出,如何处理多语发展现状,成为该区域面临的新挑战。我们应当思考如何恰当处理好不同语言之间的关系,利用好这些丰富的语言资源,并激发语言资源的经济功能和经济活力,使其更好地服务于该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

在第二区域中,我们关注到语言冲突问题。近几年随着社会改革的深入发展,以香港和澳门为中心的第二区域开始出现社会转型带来的文化冲突问题,其中由多语矛盾造成的湾区语言冲突时有发生。在语言矛盾和社会矛盾相互交错的背景下,如何构建和谐的语言环境和语言生活是我们在这一区域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第三区域的问题则突出表现为语言压力和语言濒危。随着社会文化经济交流愈加频繁,方言在该区域面临着一系列的发展压力。受经济发展的影响,传统方言因为使用范围有限,普通话的推广也加速了传统方言的淡出,导致部分边缘方言遭遇语言濒危问题。方言是传统文化的载体以及文化之间重要的连接纽带,对其进行有效保护是区域文化和谐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如何调节语言之间的发展压力以及科学保护方言,需要我们对该区域进行全面的思考。

推动语言服务和全球治理发展

推动语言服务发展既是全球治理的目标,也是全球治理的手段。而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代表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表明,“语言服务+区域协调发展”的方案能够助力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为推动全球治理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首先,发挥区域内核心城市群的平台作用,推动多语言和谐发展,打造高质量的语言服务增长极。推动第一区域的多语言合作,可通过将语言活力与语言服务相结合的途径,充分发挥高活力语言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并提供不同类别的语言服务。而对低活力语言而言,可以发挥其在小区域范围内的影响力。通过高低活力语言的交错安排,全面掌控不同类型语言之间的合作,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语言服务能力。

其次,发挥节点城市群的连接作用,构建内外环流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在国际合作方面,继续提升节点城市群语言服务的国际影响力,扩大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引领带头作用。发挥节点城市群在吸引语言服务发展机遇、推广语言服务供给能力等方面的作用,构建内外环流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支点。针对社会转型发展影响下出现的部分语言冲突,则需要加深节点城市群与核心城市群、边缘城市群间的合作,促进语言理解和文化理解,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和谐语言生活。

最后,重视边缘城市群的长远规划与可持续发展,重视方言承接和文化连接的合作。第三区域边缘城市群的方言发展,对于推动粤港澳大湾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区域的深度联系与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例如,在与粤港澳大湾区毗邻的东南亚地区生活的大量海外华人,至今仍然使用以粤港澳大湾区重要方言为主的母语。这些方言不仅是沟通交流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承载着文化传承的功能。因应国际形势和对象群体的变化,做好边缘城市群的发展规划,能够以方言承接和文化连接来推动语言服务的高质量发展,有助于增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中国的理解,进而提升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影响力。

(本文系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2019年度重大项目“‘一带一路’建设中语言服务的现状、评价及对策研究”(ZDA135-1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