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A07

核伦理研究的历程、内容及其特征

◇罗公波  冯昊青  姚婷

核伦理问题深刻影响着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关乎人类的福祉、安全与命运,显示着人性的善恶与价值追求,构成了人类道德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此伦理问题展开研究便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对于解决当前不断恶化的核安全局势更具必要性。回顾核伦理研究的历程,受人类追求和平、安全与幸福的强烈愿望推动,迄今已历经三个发展阶段,正在面临新的形势。

首先思考核伦理问题的是科学家。核武器实验成功所显示的巨大毁灭性,促使参与研制的科学家思考核伦理问题。主要代表性人物有奥本海默、西拉德、弗朗克、爱因斯坦、鲍林、罗素等。主要代表性文献有《弗朗克报告》《罗素—爱因斯坦宣言》《维也纳宣言》等。主要内容有:(1)反对核战,要求维护人类和平与安全,建立“无核武世界”;2)阐释核武器的毁灭性,论证其邪恶性,强化“反核”的道德力量;(3)“理性与道德能够防止核战争”,要通过核伦理宣传和教育防止核战争;(4)强调科学家的责任,呼吁“履行科学家社会义务并推进世界和平”。此阶段对核伦理的思考尽管零散而不成理论体系,但它揭示了核武器的邪恶性和核战争的非正义性,增强了“反核”的道德力量,提高了人类核伦理认识,造成了公众的“核厌恶”心理,强化了发动核战争的道德压力,为维护人类和平与安全作出了积极贡献。

核伦理学研究伴随着核威慑战略的兴起而走向理论化(1965—1986)。大国之间核威慑博弈的加剧,促使国际关系学界围绕“核战争与道义”问题展开核伦理研究。其间主要代表性人物及其著作有:阿尔佩罗维茨的《原子外交》,基辛格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雷蒙·阿隆的《和平与战争》,沃尔泽的《正义与非正义战争》,以及小约瑟夫·奈的《核伦理学》等。主要内容有:(1)“以核威慑达到防止战争的目的”,即决不能视核武器为常规武器,只能通过外交以核武器威吓来制造恐怖情绪和心理压力,使对方屈服或放弃战争图谋,从而避免核战争;(2)保持核大国之间的“核均势”,在“确保相互摧毁”的“恐怖平衡”下保证世界和平与安全;(3)出于防御而使用核武器是正当的,但不能绝对化,既不能轻易使用,且要严格限定在自卫范围内,还要尽量减少对平民的伤害,并维护“核均衡”;(4)消除引发核战的各种风险,控制核军备竞赛,减少对核武器的依赖,最终消除核武器。此阶段的研究本质上是传统“正义战争”理论在核威慑战略上的具体化,但因其采取道德现实主义立场,而引起颇多争议。有学者认为“以核威慑的道义原则为核心内容的核伦理学本质上是反道德、反伦理的”,还有人认为核威慑根本实现不了防止核战争的道义目的,甚至有人认为二战后的和平并非核威慑的“恐怖平衡”导致的,而是日趋强化的核道德舆论所形成的“核禁忌”阻止了核武器的使用。诚然,虽然众说纷纭,但若历史地、辩证地看,此阶段的研究自有其不可抹杀的理论贡献和积极意义,至少在推动核伦理研究理论化、建构了以传统核伦理问题为研究对象的核伦理学范式的同时,也使得核伦理问题得到了更多关注。毫无疑问,“无核武世界”是最理想的!

核伦理学研究内容的拓展并进行新的建构。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事故,使非传统核伦理问题凸显并得到普遍关注,核伦理学研究进入了新阶段,呈现出新特点。一是非传统核伦理问题开始得到关注而成为研究热点。(1)环境公正与代际正义。有学者探讨了核污染区的社会破坏与环境公正问题,另有学者探讨了因核废料与核污染负担而引起的代际正义问题。(2)核劳工受到的核伤害及其权益。有众多学者论述了核劳工及其家属遭受核辐射中存在的诸多道德问题。(3)人类辐射实验与医疗中的道德问题。有学者探讨违背知情同意伦理原则及对儿童、孕妇、囚犯等弱势群体核药物滥用中的伦理问题。(4)核电价值论证及其相关伦理问题。有学者认为核电是清洁绿色、高效廉价的能源,而另有学者则认为核电存在巨大安全隐患且严格的核安保存在侵犯人权的现象。二是围绕“核战争与道义”的传统核伦理研究因冷战结束而趋冷,但随着21世纪国际核安全局势的急剧恶化,核伦理学研究又呈现出复兴势头。有学者论证了复兴核伦理学的紧迫性,并将非传统核伦理问题纳入核伦理学研究内容之中。另外,国内研究亦兴起于此阶段,发轫于20世纪90年代,主要涉及:(1)核伦理思想研究;(2)核伦理理论建构;(3)传统核伦理问题研究;(4)非传统核伦理问题研究;(5)“核安全命运共同体”研究。综合来看,这个阶段的国内外研究内容较广泛,特别是非传统核伦理问题的研究,既反映了现实的需要,又丰富了核伦理研究视域,并创新了核伦理学研究范式。但总体上看,这些研究还很薄弱,既不深入亦不全面,特别是国内研究尚在起步阶段。

总之,现有研究虽对核伦理问题做了较为广泛而有益的探索,但相对于核安全发展所面临的诸多困境与核伦理难题,无论广度、深度皆还远远不够。且西方传统核伦理学范式还存在诸多局限甚至偏颇,已不适应当代核伦理问题研究的迫切需要。构建核安全命运共同体,促进中国特色核伦理学研究,打破西方核伦理话语霸权,推动核伦理学研究的繁荣发展,为完善核安全治理体系提供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基于‘核安全命运共同体’视角的核伦理研究”(19BZX10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