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A07

核威慑的伦理三原则

◇施佳  徐正铨  胡佳沛

自核武器问世以来,核威慑便构成了有核国家的政治外交军事战略的基石。核武器因其超恐怖的杀伤能力而具备极大的威慑力。但它作为武器,其物理属性却是中性的,既可用于恶性的侵犯,也能使之成为制恶的良具。为确保核威慑效用的良性发挥,就要求人们在伦理上秉持基于个人尊严的权利原则,基于多数人福利的利益衡量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从而始终使民族国家的核威慑限于正当防卫的范围之内。

核威慑的首要价值是维护每个人的正当权益。在诸多正当权益中,确保自身生命的权利因其切身性而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武器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帮助其持有者获得足够的能力以免于被人从物理上任意地消灭。人以生物的形态存在于世是其能够享有其他所有权益的基本前提。从良愿出发,人们发明使用武器就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命权和财产权;而从恶念计,利用武器侵害他人生命侵占他人财产以图私欲的满足。人类历史上的征伐杀戮皆出于良愿或恶念。武器作为人之能力拓展与力量延伸的有效工具,助益于此良愿的实现或彼恶念的达成。作为武器使用者,人因其对自身始终作为人而存在的道德承诺,决定了他们在武器使用过程中对基本伦理原则的坚守,坚持武器最根本的效用就是坚决守护每个人类成员的合法权益。核武器作为武器之一,用以维护每一个体合法权利的实现是其理应遵循的基本伦理规范。而且因为相较于常规武器,核力量的投射具有更大杀伤力和更彻底的毁灭性,使得在核武器使用过程中对此规范的锚定更具现实意义。所以直接由核武器发明和使用衍生而来的核威慑应秉持的首要伦理原则,是面向每一个人生命权及附随的财产权等权利之坚定守护的权利原则。

在从伦理上把握核威慑问题时,利益衡量原则也是应当秉持的基本原则。中等匮乏处境中的人们因其差异化的生存遭遇,在私欲的驱使下,冲突难以避免。在国家内部,我们可以通过法律及其背后的暴力机器来解决这样的冲突;在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国家,为维护自身合理利益则需要借助于国家力量,尤其是其中内含的外交与军事力量。而核威慑效用的发生场域也正集中于国家的外交与军事领域。借助于适度核武库的存在所造成的适当核威慑足以使自身免于被核讹诈和核威慑,从而有效保障本国民众的基本福祉。同时,大国间核力量的平衡所产生的均势也有助于阻止核战争的发生,进而能够实现保护更多人的基本福利。因此,面对世界范围内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给全球带来的动荡与人道主义灾难,无论是基于本国民众福祉还是着眼于全人类的福利,只有秉持利益衡量原则牢牢掌握核武库并适时发挥核威慑的效用,才能有效遏制某些国家的霸权冲动和少数政客的称霸野心,从而确保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保障多数人的正当权益。

在基于伦理视角考察核威慑问题时还应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人类个体以共存于世的方式存在着,这意味着个体总是以存在于人类共同体中的方式存在,共在是其存在的基本前提。因而,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是研究存在所遭遇问题的基本原则。当人类面临核危险时,也必须依循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来看待核威慑问题。一方面,共同体是一个包容性和伸缩性很强的概念,其容量可大可小。不同的共同体提供差异化的身份造成不同的立场。人们总是习惯于站在各自的视野来观照这个世界,做出各自的判断与抉择,因此导致“谁之正义,何种合理性”的纷争。另一方面,正是考虑到“纷争”之化解的可能性,要求将共同体的边界扩展至整个人类的层面,尽可能缓和由于差异化立场在此问题上导致的碰撞,致力于从历史的高度去破解人类核实践难题。因此,需要积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超越国家共同体之边界和由此形成的立场差异,站在全人类整体利益的视域来审视核威慑问题,努力建构人类核安全命运共同体。

在核威慑问题上权利原则、利益衡量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这三者是相互统一的有机整体。三原则均致力于维护人类的基本生存与发展权益。权利原则指向每个人的正当权益的确保,另外两个原则则分别指向多数人和所有人。而无论是多数人还是所有人均是具体个人的集合。正是在此意义上,权利原则成了利益衡量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的基础。同时,由于核武器的特殊性决定了核威慑的效用范围必定超出个体对象而最终影响于群体的部分或整体。因此权利原则在实际应用中必须诉诸利益衡量原则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受现实政治因素影响,立足于全人类立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原则常常面临霸权国家的核讹诈等现实问题,要在核威慑问题上,合理看待和妥善处置民族国家间的利益诉求与纷争,在确保本国民众生命、财产安全权益和国家的生存权发展权的同时兼顾他国及其人民的合理关切。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基于‘核安全命运共同体’视角的核伦理研究”(19BZX10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